新华报业网 > 首页 > 正文
“随心飞”在手,我们飞遍海角天涯
2021/05/27 19:21  新华报业网  

  周一凌晨两点,九零后男孩耀耀从新疆喀什飞抵南京,短暂休息三四个小时后,又活力满满地站上讲台,开启紧张忙碌的工作模式。刚刚过去的周末,他再次踏上“随心飞”之旅,往返8000多公里,只为到喀什“打个卡”。他算了算,待在喀什的时间不足24小时,光在飞机上就耗了14个小时。“这番折腾够我去趟美国的了。”耀耀自嘲,但却乐此不疲。

  耀耀的“随心任性”,得益于疫情期间多家航空公司的“花式自救”。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全球民航业遭遇重创、客源骤减,行业凛冬下,东航推出的价格3000元左右、主打“一定期限内任意飞”的“随心飞”产品,带动了各航司类似产品的销售热潮。体验过“399元国内航线任意往返”“999元飞三次”的“白菜价”出行后,不少和耀耀一样的“旅行狂人”掐指一算:自己还缺一套“随心飞”。

  为一碗螺蛳粉飞去柳州

  延吉,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下辖的一座小城。从并不宽阔的马路向两侧张望,用汉语和朝鲜语分别书写的店招,密密匝匝挂满了楼房墙面。这颇具朝鲜风情的城市景貌,让跨越半个中国飞来的南京男孩奕铭和妈妈觉得很是新奇。在熙熙攘攘的东方水上市场,人参、松茸、干明太鱼、葫芦被随意地摊在地上售卖,戴着口罩的打糕师傅抡着木槌,卖力捶打着蒸熟的糯米,捶打完再放到红豆粉、黄豆粉里滚一下,就做成了赫赫有名的朝鲜打糕。和儿子一路“逛吃”,刚刚结束癌症治疗的奕铭妈妈掩饰不住开心,她告诉儿子,“我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

  如果正价购买机票,从南京双飞至延吉只为了过一个周末,无疑稍显奢侈,“随心飞”则给了奕铭“任性”的底气。不过,和耀耀这样的“独行客”不同,奕铭主要是为了陪妈妈散心。在厦门,他和妈妈环抱着一棵粗壮的猴面包树,请路人拍下合影;沙滩上,妈妈光着脚开心地奔跑,手拎的鞋子左摇右摆,快乐得像个孩子。

  “随心飞”在手,全中国我有。如何在960万平方公里的版图上圈定一个目的地?奕铭主要考虑城市特色和往返航班时间,选择那些“能多玩一会儿”的地方。疫情也是重要的考虑因素。去年秋冬以来,中国北方较南方更容易出现疫情,因此,职业摄影师陈默和朋友旅行时,更喜欢到南方去,“也有没算准的时候,朋友挑了成都,结果成都暴发疫情,最后只能取消行程。”

  2020年12月19日,陈默和朋友从南京飞去西安。这一天是周六,拥有5天年假的陈默把前后两个周末凑成了一个长假,刚好符合“随心飞”产品只能周末飞的规定。19日中午1点半抵达西安,吃了回民街的肉夹馍,逛了南京没有的SKP商场,玩了大唐不夜城,第二天一睁眼,陈默又拉着朋友去了陕西历史博物馆,饱览了神往已久的唐三彩艺术:彩绘生肖俑、天王俑、贴金文武官俑、骆驼载乐俑……斑驳流彩中,盛唐风华翩跹而归。在西安只待了一天,20日晚,陈默和朋友飞往厦门;26日,飞抵云南长水机场。至此,他们在偌大的中国版图上划出了大大的反“Z”字形。

  “没关系,西安下次还会专门来的。”陈默笑笑,阐述着他的旅行观,“没必要一次把整座城市玩个遍,把一个点玩细了就行。有意思的地方要慢慢玩。”

  驱动着旅行者飞往天南海北的动力不尽相同。陈默是博物馆迷,他的朋友是个“吃货”。每到一地,陈默张罗着去当地博物馆打卡,然后和朋友穿越大街小巷寻觅美食。在广州,他们品尝了大众点评App上排名最高的云吞面、肠粉和烧腊,味道果然不同凡响。此后,陈默的朋友又利用周末时间不远万里飞到了兰州和柳州——为了吃一碗兰州拉面和螺蛳粉。

  “我和老公也是螺蛳粉重度爱好者,已经把柳州列入行程,准备一有空就去嗦粉!”一提起旅行,紫萱瞬间忘掉烦忧。她为一家企业做新媒体运营,工作繁琐压力又大,随时处于待命状态不说,闲暇时间还要带娃。“我天天教育孩子吼得嗓子都哑了!所以我买‘随心飞’是为了解压。当我陷到生活的死循环状态中时,我没有办法排解情绪,我只能逮住机会‘说走就走’,借旅行高效地释放压力,再投入下一个循环中。”紫萱的话里透着一代年轻人的无奈,“就像我老公说的,你不去天南海北飞一飞,怎么能释放多巴胺?”

  2000元/晚的民宿VS徒步行游

  2020年6月,娟子刚刚退休,全家人一拍即合,一起买了“随心飞”。8月,娟子和老公抢到了某趟航班最后两张飞往西藏的机票,踏上了梦寐多年的西藏之旅。在八廓街,他们寻访了仓央嘉措去过的玛吉阿米餐厅;尼洋阁藏东南文化博览园里,娟子被漫天遍野的格桑花震撼得说不出话来;被藏人誉为“处女峰”的南迦巴瓦峰,游人十去九不得亲睹芳颜,娟子一行抵达时,面纱般的云雾恰好散去,金色阳光笼罩下,山峰如圣女娴然安卧,娟子忍不住尖叫起来。

  “疫情期间出游,不仅宾馆便宜,人也少,体验感更棒。”娟子感叹。这一趟出行,她发现旅游已经和从前不同,蓬勃发展的在线新经济正在为旅游赋能。通过携程App,娟子的老公订了间酒店,酒店提供接送服务,省去了不少烦恼;还在线挑选了一位评分很高的导游,私下加微信对接,服务确实优质。“导游是军人出身,三观很正,见识也广,在大巴车上给我们播放西藏农奴解放的纪录片,讲述西藏的政治文化历史,改变了我对导游‘只会讲段子’的印象。”娟子认为,是公开透明的口碑营销时代促成了这种变化,不由得感慨“互联网改变世界”。

  娟子的女儿是九零后,有了“随心飞”,她一个冬天三次飞到东北滑雪,年轻人对“玩”的郑重态度,让娟子眼界大开。去年10月,娟子和女儿飞去昆明,几天后,又从昆明飞到泸沽湖。由于“随心飞”规定一次最多只能兑换三张机票,从昆明到泸沽湖,女儿坚持请妈妈坐商务舱,“一定要让你体验一次坐商务舱的感觉”。在泸沽湖,女儿根据小红书App推荐,订了一间一晚2000元的高档民宿,又通过一个叫“We Go”的线上平台,预约了全程旅拍师,每日价格500元。娟子注意到,和女儿一样,许多来到这里的年轻人并不急着去哪儿,而是喜欢悠闲地坐在大大的餐桌或露台边,聊天,发呆,有的女孩穿着帆布长裙,用当地丝线编着辫子,在露台边一坐就是一下午。窗外,摄影发烧友刚好把她当模特,笑着请她“凹个造型”。

  事实上,大众旅游市场正在走向分化,呈现出不同的态度和方式;因“出境游几乎归零”而逐渐繁荣的国内旅游市场,又恰恰见证了这种分化。

  七零后技术工作者阿健代表了另一类旅行者。他把旅游分为三种:一种是度假,看重享受和休闲,一种是走马观花式的旅游,还有一种才是旅行,强调徒步,用脚步丈量世界。购买海航“随心飞”之前,阿健曾和户外俱乐部的旅友们两次飞抵新疆,进行高海拔徒步,也亲身勘探了美国著名探险家洛克徒步考察的经典线路——从木里出发,穿越稻城、亚丁,深入贡嘎岭地区的“洛克线”。走在雪山悬崖边上,阿健特别有感觉,“高海拔线路是一个海拔缓慢提升的过程,一开始你会穿越原始森林,接着遇见草甸碎石,直到最后看到雪线,一路上的风光充满了层次变幻,真的太壮美了。”

  能徒步就不乘车,晚上有条件就住宿,没条件就搭帐篷野营,以阿健为代表的旅行者们追求一种对身体潜能、绝美秘境和人生体验的极度探索。在西藏,由于自己硬“作”,喝酒、奔跑、吹风一样不落,阿健出现了高原反应,却反而有些兴奋,大有“此行圆满”之感:“我们圈子里有句话,没有高反的旅行是没有灵魂的!”

  旅行正变成一件“正经事”

  黄河母亲像、羊皮筏子、黄河水车、马超龙雀、《读者》杂志……2018年12月,耀耀飞到兰州,集中打捞起关于这座城市的代表意象。2019年4月,他登上岳阳楼,亲睹“衔远山,吞长江”的巴陵胜状,至此把“中国三大名楼”打卡完毕。同年8月,在三门峡陕州地坑院,他第一次见识了“地平线下的古村落,民居史上的活化石”。2020年4月,他来到鲁商文化发源地——位于山东淄博的周村,红灯笼、明清建筑、高牌坊,处处透着北方特有的气派。在高校教戏剧影视文学课程的耀耀顺便在朋友圈出了道“考题”,问:张艺谋的哪部电影拍摄于此?

  耀耀的导师笑称他“不是在旅行,就是在去旅行的路上”。尽管也会为了一碗燃面飞到宜宾,耀耀更希望在旅行中获得一种直接经验与间接经验的相互印证,借以开阔眼界、增长见识。用文青们信奉的格言来说就是:要么读书,要么旅行,灵魂和身体必须有一个在路上。

  有一年七夕,耀耀凌晨两点多落地济南,在到达区看到一个男孩捧着一大束玫瑰,等待女朋友乘坐的航班抵达。耀耀好奇地看了一眼屏幕,推断男孩应该是在等待末班飞机——03:12,从海口飞来济南。

  这些细碎的闪光时刻,同样赋予旅行者以珍贵的价值。紫萱曾为了见爱豆专程飞到上海,无论是见到爱豆时的激动快乐,还是和“同担”(饭圈用语,指喜欢同一个爱豆的粉丝)压马路、吃烧烤、侃大山,都让她感受到旅行特有的“限定的美好”——旅行会结束,正是旅行的意义。“一场疫情让我们看到世事多么无常。”紫萱说,“放下过多的包袱感,学会享受生命,这才是人生在世最值得做的事情。”

  据耀耀观察,近几年来,喜欢“在路上”的人们越来越多。有人骑着摩托游历川藏,渴望在远离尘嚣处找回自我;有人一退休就买辆房车,带着老伴寻觅晚年的浪漫;更多的没有那么洒脱的人,也尽力地从繁忙生活的缝隙中,找到另一种生活的可能。

  “你写PPT时,阿拉斯加的鳕鱼正跃出水面;你看报表时,梅里雪山的金丝猴爬上树尖;你挤进地铁时,西藏的山鹰一直盘旋云端;你在会议中吵架时,尼泊尔的背包客一起端起酒杯坐在火堆旁……”这段广告文案,时常在社交媒体上被网友引用。“在别处”的生活,启迪着我们的当下。就像娟子说的,人只有扩大自己的行动半径,才知道自己多么渺小、愚蠢和狭隘。

  眼下,“随心飞”即将到期,由于国内疫情防控局势平稳,内地航线也恢复到了2019年同期水平。对民航业来说,大受欢迎的“随心飞”不仅帮助航空公司改善了现金流状况,也使它们对潜在航空出行的来源和流向有了更加精准的把握,有利于未来航线市场和出行产品的完善。对用户来说,“随心飞”培育起了一种更加随性自在的生活方式,鼓舞他们探索世界、体验生活——这或许也是疫情改变生活的小小一环。

  还剩一个月到期,许多购买了“随心飞”的用户打算“玩一票大的”。“我打算和老公孩子飞一趟三亚,感受阳光沙滩,再去‘中免’帮朋友代购。总之我是不可能让航空公司赚到我的钱的,我花的钱只能它亏本,不能我亏本!”提起“告别飞”,爽言爽语的紫萱哈哈大笑。其实她心里也明白,是否“飞回本”并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人生要过得随心、开心,即使置身繁忙琐碎的生活,也要永远保持随时“起飞”的能力。

  随心飞吧!飞往海角天涯。

标签:
责编:王建旸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read_image_看图王.jpg
报业网书记头像-吴政隆.png
报业网书记头像-许昆林.png
受权.jpg
周刊 报业网小banner_wps图片.jpg
cj.jpg
微信图片_20220128155159.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网上不良信息_00.png
动态.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