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报业网 > 首页 > 正文
锡剧《装台》致敬所有努力生活的人、观鸟者|文艺周刊荐读
2022/05/12 08:19  新华报业网  

  新华日报·文艺周刊(第169期)

  【繁花】

  【新潮】

  【繁花】

  致敬所有努力生活的人

  ——“茅奖”作者陈彦的作品《装台》被搬上锡剧舞台

  □本报记者 陈洁

  继梁晓声的《人世间》被改编成电视剧之后,又一位“茅奖”获奖作家陈彦的小说《装台》经过改编被搬上戏剧舞台,并由江苏地方戏率先唱响。

  5月12日,国家艺术基金2022年度大型舞台剧和作品创作资助项目、由江苏省演艺集团锡剧团创排的锡剧《装台》在南京保利大剧院首演。该剧围绕一群舞台搭建者生活中发生的酸甜苦辣的故事,展现了新时代劳动者的奋斗与坚守。记者连日来深入彩排现场,并对主创进行了采访。

  凝炼提纯,让锡剧《装台》破圈

  长篇小说《装台》首次以文学形式展现了演艺行业幕后的一群小人物。原著作者陈彦告诉记者,过去的演出布景、道具就是一桌、二椅、三搭帘,并没有装台一说。之后开始演时装戏,要求进的是真门,翻的是真墙,织布、纺线车也都是真材实料,布景、道具越来越复杂,也就催生了“装台”这一新职业。

  2015年10月,《装台》首次出版后即受到业界认可,不仅位列当年年度中国小说排行榜“年度5部长篇小说排行”榜首,2019年还入选“新中国70年70部长篇小说典藏”。2020年,由张嘉益主演的同名电视剧在央视一套热播后豆瓣评分8.1,口碑再度发酵。

  从30万字的小说,到30多集的电视剧,再到两个半小时的锡剧,这次我们又将看到一部怎样的《装台》?

  作为该剧的导演和编剧,郭晓男认为,“戏剧是对小说更凝炼的提纯,我们将原著中丰富的情节和大量的人物表达,集中到顺子一家人身上,展现他与妻子、两个女儿以及身边的那些兄弟们之间真实的生活状态。”

  原著的“坐标”是秦腔剧团,而此次搬上舞台,时空都作了转化。一方面,从西北到江南,人文、语言、风格等调性都会改变;另一方面,故事的时间轴也从上世纪90年代“挪”到了新世纪,“时代变了,装台人的生活状态也从‘苦并快乐着’,到‘累并快乐着’。我们从生存层面、情感层面、精神层面这三个维度将这部作品舞台化,书写新时代劳动者的坚守与奋斗。”

  此次创排过程,也是郭晓男对锡剧这个剧种的另一种探索与思考。

  “说到江南,大家之前识别度较高的是越剧,其实我个人觉得,从音乐情感的浓度、丰富性和表现力来看,锡剧并不比越剧差,作为承载吴越文化的剧种,锡剧更应该发扬光大。”郭晓男认为,除了丰厚的文学对于戏剧本身的滋养外,小说和电视剧的深度影响,也将会给锡剧带来一次传播上的“破圈”,“那些本身不是锡剧观众的人,也会有兴趣走进剧场,去看看你是怎么表达的。”

  在《装台》中,郭晓男特意设计了几场戏中戏,让刁顺子喜欢的京剧《钟馗嫁妹》中的钟馗、《野猪林》中的林冲与之进行精神对话。他认为就像戏曲滋养了刁顺子一样,千百年来中国传统戏曲中所蕴含的道德、情操、理念、理想等也给顺子深刻的人生价值影响。

  “我们一直说戏剧要守正创新,怎么守正?怎么创新?在我看来,就是‘旧中见新,新中有根’。我们已经有了《珍珠塔》《双珠凤》等一批脍炙人口、具有代表性的传统锡剧,也需要像《装台》这样的现代锡剧。它切入到当下,注入现代的人文精神,滋养了一个剧种的风骨和精神走向。”郭晓男说。

  下沉,“抓”准小人物的精气神

  为了更好地体现生生不息的人民精神,《装台》剧组进行了近三个月的封闭训练。

  下沉,是这部小人物题材的作品对于剧种、剧团、剧目提出的更高要求。

  “认不出来”,是最近频繁发生在省锡剧团团长周东亮身上的“尴尬事”。在句容排练三个月,再回剧团时团里好几个人第一眼都没认出他来,“咦,怎么不一样了!”面对擦身而过的同事,周东亮心想:那就对了!

  从《珍珠塔》里的方卿、《大风歌》里的刘邦、《董存瑞》里的董存瑞,再到《装台》里的刁顺子,这一次的表演对于周东亮来说,无疑是一次“自我革命”。

  “我演了好多的才子佳人帝王将相,但演这样一个小人物,却是第一次。这对我来说是挑战,也是一次重塑自我的机会。”

  出道几十年,对“装台人”这个行业再熟悉不过;在成为“角儿”之前,他自己也有过装台的经历。“戏校刚毕业那会儿,我们到了剧团什么都干。演出后就要连夜搬到下一个码头,全团男女老少全部动手,打灯、弄音响什么都干,我一个人可以扛两个很重的箱子,装台拆台,睡在舞台上是常事……”

  哪怕有再多的生活体验,从“锡剧王子”到在舞台上塑造这么一位“下苦人”,还是必须要再次下苦功。“今天不对,明天再试,在三个月当中,我不断地去揣摩刁顺子这个人物的个性、说话方式,用各种方式去‘抓’刁顺子这个角色的感觉。”

  好戏都是“磨”出来的。一句台词、一段唱腔、一个造景,今天是这样,明天可能全部推翻重来,这也给演员们带来了巨大的挑战和压力。但在不断的锤炼中,演员们也惊喜地看到自己“长功”了。

  季春艳在剧中扮演刁顺子的第三任妻子淑芬。在走进顺子生活的同时,也让她对装台人的群体有了全新的认知。

  “看剧本时,我就落泪了。戏中塑造了几位不一样的装台人,顺子像一个工头,是这个装台队的核心,虽然苦,却终日乐呵呵的,性格刚直。最让我感动的是台词里提到的‘蝼蚁精神’。蚂蚁虽小,但它责任大呀。就像演员在台上光鲜,但其实一部戏能顺利搬上舞台,真的都离不开背后默默无闻的装台人。”

  “为他人装台,也是在塑造自己的人生。给他人以高光时刻,才可能有宝塔的穹庐尖顶,才可能有社会的飞跃进步。”周东亮说,演完刁顺子,他内心澎湃着一个声音:致敬所有努力生活的人。就像莫言寄语青年的那句“不被大风吹倒”,时代劳动者的坚守与奋斗精神值得书写,小人物在新时代散发出的人性光芒和生命价值,值得更多地被开掘。

  演员是装台人,装台人也是演员

  记者在彩排现场看到,《装台》的舞台细节充满了“烟火气”,无论是悬挂在舞台上空的晾衣杆,还是灯光营造出的氛围感,以及双轨道设计完成的时空转换,戏里戏外都在展现着装台人的生命价值。

  “从灯光到布景,到地上的每一块板子,观众看到的这个舞台,其实都是由演员跟我们装台队一起完成的。”舞台监督张鹏告诉记者。

  这么做自然是为了让演员们更好地体验装台人的工作状态。事实上,在为期三个月的封闭排练中,这种沉浸式的学习无时不在。日常舞美组用到的道具、装置、吊竿、箱子、灯具等统统搬到现场,线怎么捋,灯怎么装,道具箱怎么推,演员们都要亲自演练。

  彩排中的一个场景让季春艳记忆犹新。“导演‘抠’得很细,一个超级大的电脑灯,二十几斤重,演员们一次次地拎上拎下,排了不下几十次;爬杆装灯的演员,到最后干脆直接从棉袄脱成了短袖;就连我们在剧中推着装台人的道具箱走路的姿势,也是专门训练的。”

  演员是装台人,而反过来,在这个剧组,装台人也是演员。

  “你们看,这些都是专门为我们装台人做的服装。”化妆间里,张鹏指着一排咖啡、藏蓝色系的夹克、工装背心说。因为舞台上要展现不少装台的片段,那些常年“躲”在幕后、默默地维系着舞台正常运转的装台人,也第一次有了“光明正大”出现在舞台上的机会,自己演自己。

  上台演出这件事,对于装台人来说很新鲜,而对张鹏来说,却是个例外。11岁进入江苏省戏校的他,原本就是舞台上的一名京剧演员,30岁后,觉得自己的演艺事业发展有限,他转向幕后,并在2015年正式成为一名装台人。

  和《装台》里写的一样,装台人是一份特别的职业,“经常是连夜搭台,又连夜拆台,演员在台上连排的时候,我们也要全程跟着,舞台上的灯光、布景,包括台上的任何一处细节,一不注意,就会出现安全隐患。”

  尽管装台人“一躺下就起不来”,但张鹏却非常喜欢这种工作状态。“对我来说,和那么多兄弟一起熬夜吃泡面,为了一部戏日夜兼程地赶路、装台、拆台,是一件特别能体现劳动价值的事。这次,我们这群装台人被聚光灯照亮,成为了舞台的主角,我想说的是,劳动者永远是美丽的!”张鹏说。

  【新潮】

  观鸟者

  文|陶青

  春天以来,江南的雨水变多,黄惠刚的心也跟着湿冷起来。正是鸟儿衔枝做窠的时候,惠刚担心连绵的雨水会淋湿鸟儿的新家,影响它们的繁衍生息。

  惠刚是江阴市北漍中心小学的老师,平时教语文和体育,兼做少先队总辅导员。惠刚的业务能力有口皆碑,他指导的校女篮拿了全市冠军,他创建的校中队获得了团中央颁发的“先进集体”称号。但让惠刚“出圈”的,却是他的业余爱好。惠刚喜欢摄影,他的摄影有一个永恒的主题,那就是千姿百态的鸟雀。

  惠刚的老家就在北漍,这里地处江阴东乡,是片广袤的水乡泽国。水一多,环境自然好,环境一好,各种各样的鸟便多了起来。惠刚的老家黄家圩四面环水,只一座小桥与外界沟通,他家门前就是条河,屋后是片葳蕤的竹林。惠刚小时候见得最多的,便是河边的水鸟和竹林里叽叽喳喳的雀鸟。惠刚说,杜鹃鸟一叫,他的童年就回来了。

  上世纪80年代,惠刚师范毕业,走上了北漍中心小学的讲台。学校三面临水,花木扶疏,鸟鸣啁啾,惠刚教学之余,便在校园里循声捕影,用相机为鸟雀留下倩影。在他眼里,这些鸟雀姿容高洁、气宇不凡,每一只都是可爱的精灵。

  数十年时间一晃而过,惠刚的“观鸟事业”风生水起。电脑里存放着他近些年的成果:寻常的灰椋鸟、燕子、鹭鸟,珍稀的白脊翎、棕背伯劳、斑鱼狗,濒危的黑翅长脚鹬、水雉等,林林总总的鸟雀,都在他的镜头里占据着一席之地。惠刚介绍说,目前北漍的本土鸟类有上百种之多,经他之手留下“玉照”的,起码也有六七十种。为了帮这些鸟雀留下精美而有特质的形象,惠刚吃了不少的苦头。举凡田间地头、山麓水畔,鸟儿到哪,惠刚的足迹便到哪。他说,拍鸟不能唯设备论,一台普通相机、一只长焦镜头、一个三脚架、一套迷彩服,加上一颗爱鸟、懂鸟、怜鸟的心,足矣。

  香山脚下有片樟树林,高大粗壮、枝柯交错,望去一派葱郁。一次惠刚寻鸟经过此地,见樟林里栖落着大大小小的鹭鸟,有的白,有的灰,或在树冠上空低翔,或在樟树枝头跳跃,闪展腾挪,似一缕缕云彩在舞蹈。惠刚找了块高地,端起相机一阵狂扫,令他遗憾的是,出来的照片太“水”,缺乏意蕴和冲击力。

  回家后,惠刚找来几根宽窄适中的木板,截成几十块脚踏板,每块长约一柞。几天后,惠刚拿起相机,背着满满一包踏板,再次来到樟林。他相中一棵最高的樟树,从它的下半段开始,每隔10多公分就往树身固定一块踏板,固定好一块,就踏上一脚,然后再往树的侧身固定另一块。踏板交错着向上攀升,终于到达樟树最高端的分叉处了。惠刚喘了口气,一屁股坐了上去,大树周边鹭鸟的动静,尽收眼底。自从占据了樟林制高点、把自己也变成一只鹭鸟后,他拍出的鹭鸟照片姿态各异,有种说不出的丰韵。

  毕竟80公斤的人呢,每次爬树,惠刚总觉得腰酸背痛,何况还时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一次跟踪拍摄一对白鹭,从求偶筑巢拍到孵化育雏,惠刚正聚精会神呢,忽然“啪”的一声,一条大蛇从天而降,把他吓得不轻。这之后,惠刚花钱在樟林中搭了个观鸟塔。观鸟塔用金属脚手架搭成,10多米高,重达上千斤,塔的最高层是个两平方米的平台,远远高出树巅,四周罩上密密的黑网,网的每一面都开着两个小孔,用来置放相机镜头,镜头下面就是鹭鸟的家园。观鸟塔搭成后,惠刚会在早晨5点到8点、傍晚4点到7点之间攀上塔顶平台,猫着腰,一呆就是几个小时。那以后,凭借几近零距离的拍摄,惠刚镜头下的鹭鸟现出了别样的风采,双亲轮流哺育后代的画面,尤令人动容。

  观鸟塔搭在樟林当中,观鸟亭却建在了藕塘的水边。藕塘是赤岸老街东北面的一片水塘,面积不算小,约120亩左右,水塘里植有成片的莲藕,水塘边蒹葭迷离、苇草摇曳。每年春天,广阔的藕塘不但吸引了喜鹊、斑鸠、白头翁、黑水鸡等大量本土鸟类,更成了赤麻鸭、伯劳、水雉等众多候鸟的“加油站”。它们在这里觅食、歇息,为漫长的征途补充营养、节蓄体能。

  观鸟亭是赤岸村建造的。村委一班人受惠刚的感染,投资15万元,在藕塘边造了这么一座高10多米、面积30多平方米的双层观鸟亭。观鸟亭集观鸟、科普、环保教育于一体,美化了环境,提升了当地新农村建设的水平。这些年来,在惠刚的倡导下,学校成立了少年科学院,从鸟类研学和环保教育做起,将爱鸟、护鸟融入少先队活动体系,开展生态教育,打造绿色校园。同学们跟着惠刚观鸟、拍鸟,倾听大自然的心跳。他们还利用节假日走上街头宣传鸟类知识,普及野生动物保护法律法规,成了爱鸟护鸟的小天使。

  每年一到春天,惠刚就会告别汽车、开起电瓶车,为了不惊扰鸟雀恬静的生活。这天天朗气清,惠刚带着“少科院”来到藕塘,他们要对这里的鸟类进行新一轮的调查——如今藕塘已成为“少科院”的校外实践基地。学生们或端相机、或持望远镜,有的临水而望、有的登高而观。如今家乡的环境越来越好,北漍的鸟儿越变越多,今年藕塘里的鸟儿就比往年多了好几个种类,仅黑水鸡就有100多只,称得上是黑水鸡的天堂了。

  清明在家发呆,忽然接到惠刚的电话,说上午有群黑翅长脚鹬光顾藕塘,数了数,共有14只。长脚鹬属候鸟,黑背白腹,长着一双红色的长脚,身材高挑。惠刚在电话里说,长脚鹬一般只在“加油站”停留几个小时,让我们快去。

  于是和朋友一起上路。到了藕塘,长脚鹬还没启程,惠刚示意我们放慢脚步,说长脚鹬胆小,不要惊扰了它们。我们在距藕塘十来米的地方停下,举起手中的望远镜,仔细观察起来。只见长脚鹬排着宝塔形的队伍,双脚涉水,正低头在水里搜寻着食物,俄顷,又抬起头,在水中慢慢踱步,仿佛一组美丽的五线谱。我们贪婪地欣赏着,惠刚则在边上不停地按动快门。大约过了十来分钟,领头的那只鹬鸟忽然双肩一耸,两只脚随即在水中踩出一片水花,紧接着,两道黑色的弧线一闪而过,还没等我们缓过神来呢,鹬鸟一声鸣叫,飞上了蓝天。其它的长脚鹬见状,纷纷紧随其后、振翅高飞。

  我们怔怔地立在塘边,目送长脚鹬归去。许是留恋藕塘的环境吧,一开始,长脚鹬飞得并不快,只在水塘上空盘旋。它们频频扇动翅膀,双脚笔直地伸向后方,用自己流畅的身姿在空中写下一首优美的诗篇;慢慢地,长脚鹬加快了飞行的速度,越飞越高,越飞越远,不一会儿便淡出我们的视线,化为一串小小的圆点,融进湛蓝,渐渐消逝在了天地尽头。

标签:
责编:刘雨菲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read_image_看图王.jpg
报业网书记头像-吴政隆.png
报业网书记头像-许昆林.png
受权.jpg
微信图片_20220608103224.jpg
cj.jpg
微信图片_20220128155159.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网上不良信息_00.png
动态.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