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报业网 > 江苏 > 社会 > 正文
“乘着高铁,踏上新途”①|开往幸福的C3887:飞驰车轮上有着人生百态
2021/01/02 12:01  新华报业网  

  这是疫情后迎来的第一个元旦,2021年第一天。清晨的南京,满怀对远方期盼和对新年憧憬的人们,从这座特大城市的各个角落向一处“圆心”聚拢——南京南站。

  元旦“打个高铁”回家,这是苏北地区人们期盼已久的大事。新开通运营尚不满一个月的“连淮扬镇”高速铁路,C3887次列车,不到31岁却已在飞驰的高铁上跑了10年的黄媛,依旧心潮澎湃。

  作为列车长,黄媛特别喜欢观察车上的人和事,而在这趟高铁上……

  C3887次列车餐车车厢。

  新路线上的老手列车长

  这个元旦,刚跑完两天“上海-重庆”线路的黄媛,几乎是顶着满天的碎星从家里出发。6点20分,她看了眼表,踏进单位的时间“并未迟到”。这是一条此前从未跑过的全新线路——途径镇江、扬州、淮安、连云港等站点的“连淮扬镇”,这一次,依旧担任列车长的她,接过C3887次列车车厢“指挥权”。

  对这个出生年份卡在1990年的年轻人而言,在高铁上跑了十年,经历的“第一次”太多太多,“不只连淮扬镇,徐宿淮盐高铁通车后从淮安首发的那趟车,也是我接的活。”

  即便如此,淡定与从容依旧无法褪尽紧张的工作节奏与未知因素给心理带来的压力。“对一个列车长来说,‘老线’跑起来更上手,但当你接手一条新线路,尤其接手的车型也是全新的、最近网上很火的‘蓝暖男’后,你需要提前预习的功课也就更多:沿线站点的情况、新旧设施设备的不同、以及乘车人数与重点旅客的情况。”

  列车到站前,等候在车门处的旅客。

  C3887次列车有份乘车人数的信息,保存在黄媛手机里。“从南京南站始发到连云港赣榆,包括中途站点上上下下1800号人,这还不算上需要补票的旅客。”她估了一下,叠加元旦节假因素,全程补票的人数可能也有近百号人,就是说,在不到3个小时的时间里,30岁的她要对约1900名乘客的“期盼”和安全负责。

  而节假首日,客流巨大,本身又蕴含着诸多不确定性。

  上午8点16分,早饭没来及吃的黄媛,就跟着C3887出发了,“抬眼时速”208公里每小时。

  9点02分,抵达镇江后再次“动身”没多久的黄媛,还在巡检过道,就遇上2021年“跑车”的第一次“挑战”——对讲机那头传来同事求助,有旅客身体不适。即刻放下手中活儿的黄媛捏着肩上的对讲机询问:“那位旅客现在什么情况,是车厢温度太高还是……”

  作为列车长,黄媛明白自己必须第一时间到现场看看。然而从14车到9车,走路想提速的她,却在羽绒服摩擦出声的拥挤过道内不得不提高嗓门,“借过一下,不好意思,前面让一让。”

  9点04分,10车与9车连接处,黄媛停下并拿起话筒:“旅客们,下面广播寻医:9号车厢有位旅客身体不适,由于列车上没有随车医务人员,请问车上有哪位旅客是医务工作者,请速到9号车厢帮助诊治。”

  9点08分,当两名志愿者赶来时,黄媛和她的同事正征求相关旅客家属的意见:“你们孩子14个月大,胳膊不论是否脱臼,还是最好尽快下车送医……最近的站点:扬州东。”

  孩子太小,又穿着厚厚的衣服,胳膊情况难以说清。送医,同样是俩志愿者给出的建议。

  “你们其实不用担心看完医生没有车回不了家,我们会补客运记录单,让你们免票乘完接下来的路程。”车即将进站,黄媛的语速也开始变快,“毕竟你们坐到原定站点要快中午了,别耽误孩子就诊。”

  9点14分,孩子家人登记完相关信息,收拾行李,抱起孩子往车门走去。

  9点16分,车门开启,黄媛和同事小跑着领这家人找到站台人员,“孩子胳膊可能脱臼,急需送医,车马上要开,我没时间了,加您微信,您给帮忙看一下他们,回头信息联系……”

  9点18分,车门关合。

  就在黄媛跟她此趟行程一同搭班的两位同事还没缓过神时,一旁有人询问:“什么时候到淮安东,我嗯,我第一次坐这车也不大懂……”

  9点23分,黄媛再度回到巡车状态,她直呼列车长的大衣太厚,戴着口罩,人也有些低血糖。

  C3887次列车的16节车厢,黄媛又走了一遍。回到值班室,她不好意思地看着我们,“车上人多,你们需要排一段我介绍列车情况的视频,你们觉得在哪好?”

  9点40分,餐车小吧台前,她理了理自己的衣领和帽徽,面向镜头,“C3887次列车跑的正是新开通的连淮扬镇高铁线……”而就在开始这番介绍前,这个30岁的女生,还担心没化妆出镜“是否形象不够好”。

  窗外,飞驰的高铁奔过被雪覆盖的乡镇。

  列车车窗外的苏北大地。

  他们同有一个“终点”

  黄媛接着忙碌了,她也不知中午能否准点吃上热乎的饭菜。

  车厢的过道里,40岁的冯琦看着淮安东站车门开启,外面“突然出现”的候车人群让他感慨不已。坐在过道里的他,从南京南启程,却没买上“直达连云港灌南”的票。

  “虽然行程早两天就已定下,但原本还是按惯性想着开车。”这个从江西景德镇来苏打拼的中年人,昨晚临近十点给“远在灌南”的朋友打完电话才突然想起,还有高铁这项选择,“于是连忙订的票。”

  然而临近十点,留给冯琦的选择余地所剩无几。最终,他抢到一张从南京到镇江的“无座”车票,“打算上来后再办理延长。”

  冯琦并不是第一次去看他位于灌南的朋友。只是此前两次,他都选择了开车。其中,2017年国庆小长假的自驾经历,至今令他“印象深刻”:“那次去是我这朋友的儿子结婚,路特别难走。”一条G15,却被冯琦开出了县道的感觉,“走走停停,你能想象出那种感觉吗?”也是那一次,从镇江驾车到灌南,他足足开了快4个半小时。

  或许正因“心有余悸”,冯琦“宁可”坐在自己的行李箱上,也果断改变了出行的计划,“C3887,10点55到连云港,10点38到灌南。从南京上车2个小时出头就能出站,谁能想到?”感慨过往历程和蜂拥上车旅客的同时,冯琦也给自己规划好了下午的安排,“晚上不在灌南过夜了,聚完就回南京。”

  与冯琦类似的是,杨晓斌、赵迪夫妇和宫伟也没买着坐票。然而跟冯琦一个人默默看手机不同的是,热络探讨IT话题的杨晓斌与宫伟,在原本的生活剧本里并不相识,只因同乘一趟列车、又同是IT届人士而产生交集。

  杨晓斌(右)和宫伟(左)。他俩因同乘一趟高铁、同是IT人士,又同未抢到坐票,而成为朋友。

  三个人挤在列车车厢空出来的一块小夹角里,其中,带着马扎的杨晓斌夫妇更像有备而来,宫伟则席地盘腿而坐。虽然嘴上聊着IT,“回家”却是他们此行同样的目的。

  “这个元旦连云港是必然要回的。”杨晓斌看着妻子,他们上个月刚刚结婚,此次行程对男方而言,意味着婚后“回门”,“同时也给她外婆庆生,老人今年94。”也正因此,这趟行程对夫妻二人格外重要。

  “但票不好抢,28、29号我看的时候,就已经显示一片‘无座’了……”杨晓斌的回述被一旁用“开心消消乐”打发时间的赵迪打断, “你24号买的票。”“24号?”杨晓斌眼里掠过一丝惊讶,“就是说,1月1号的车,去年12月24日就没坐票了……”不过,令他倍感自豪的是,抢到“无座”后,立马又在京东上买了两把马扎。

  两把马扎80元的“投资”,让夫妻二人相比宫伟“舒服得多”,不止于此,和以往去连云港5个多小时的大巴经历比起来“也好太多”。杨晓斌记得,当时乘大巴最快也要5个小时,慢一点“7个多小时都不在话下”。就是这样,坐着大巴即使到了服务区想歇脚还是很难,“打仗似的下车、上厕所、吃饭、上车,再接着颠,胃就跟着不舒服……想想那种感觉,屁股现在挨着小板凳也挺幸福。”

  宫伟要去的地方,则在杨晓斌夫妇目的地“南一点”的地方——“灌南下车,打个车就到我家,盐城响水。”宫伟所说的地方,在按比例缩放的地图上离C3887次列车抵达的灌南站,几乎只隔着一道灌河与一座灌河大桥。但放以前,他却不曾有过坐高铁回家的机会。宫伟告诉我们,以前从南京回响水,特别是遇上节假日,可能要在路上花上6-7个小时,每一次回家“都要感受一次旅途不便带来的艰辛”,“想早点到达,无非‘两条路’可走——”他直言,要么多跟领导请一天假“提前动身”,要么大半夜趁着高速车少、人少出发——就在去年中秋国庆“双节”前晚,他便采取了此策略,“晚上12点多从南京驾车出城,但实际到达响水时,也凌晨4点过后了。”

  宫伟的痛苦,36岁从连云港海州区“工作调整”刚考到南京的尹明明也体会过,“只是为了孩子考虑,现在有高铁就不开车了,毕竟高速孩子坐得累,有时候还想下车透透气。”尹明明的一侧,她4岁的儿子崔景程凑到记者跟前,戴着口罩的小脸往话筒上一凑:“高铁舒服、高铁好玩。”尹明明坦言,也是为了孩子未来“能有更多机会”,才从位于连云港海州区的原工作单位辞了职,考到了南京。但在这位土生土长“港城人”的心理,“连云港也有连云港的好”,“城市比较小、生活比较安逸,家里父母和我大姐也还在那头。”

  时间飞逝。10点40分,列车行驶在它此次行程的“倒数第二段”旅途上——“灌南-连云港”。

  也许是离家越来越近,董叔宝不由得提前收拾好行李,来回张望着窗外、车厢报站屏和稍空一些的车厢。他毫不避讳地袒露内心的紧张,因为从2002年去东北师范大学读书起,这座家乡城市就慢慢“淡出了”他的“生活圈”。

  董叔宝担心的点还有一个——虽然之前逢年过节再挤再难也会回家,但跟黄媛一样,“老路线总让人更熟悉”——此前坐“惯了”大巴的他能非常清晰地描述从工作所在地扬州上车,到连云港苏欣汽车客运站下,再乘的士回板浦镇的路程细节,可此次要去的连云港站,还是董叔宝第一次“走”。他琢磨着出站后要乘22路公交车,但即便是这路公交,对董叔宝来说也并不熟悉。

  C3887次列车途经站点:连云港站。

  “凡事总有头一回。”这个在扬州教书的匠人,用这句话平复内心因期盼回家而起的涟漪,与对“新线路”的“不安”,“我父亲之前是瓦匠,干体力活的,现在父母年纪都大了,高铁好不容易开通,肯定也要感受一次,同时回去陪老爷子喝两杯。”

  是“祸”也更是宝

  1月1日上午11点10分,董叔宝将一张奔向连云港站站前广场等公交的背影,留给这座火车站的巨大门脸。

  连云港站在这些从“南边”涌来的旅客带动下,焕发出新年第一天的活力。

  但距离它不足一公里的连云港新浦客运汽车站,却在这一天经历着另一番“新年体验”。

  因高铁线路开通,客流量大为下滑、门前旅客零星的连云港新浦汽车客运站。

  新浦汽运站售票厅外,空荡荡的广场上鲜有旅客身影,一字排开等待机遇的“珠峰牌”机车或“欧皇”三轮如今的生意并不好做。这些摩的,曾是回连云港旅客出站后“直抵最后一里路”的重要代步工具。而今,无事可做的摩的师傅却凑在一起聊闲天,谈论这抢了大巴客源的高铁“如何也使自己为钱而愁”。

  64岁、在新浦汽运站跟前跑了20年摩的的严道宽,就还没“缓过劲”,望着高铁站前人来人往和车流不息的景象,他的眼里流露着无奈、不甘与羡慕。他甚至开始为汽运站操心起“尽快谋划出路”的事,因为他也知道,同是拴在一根线上的“蚂蚱”,大巴没人坐,自己也就等于断了“活计”。

  跟严道宽一道跑摩的的师傅说,他们“这个群体”眼下所能开到最远的地方,“距离火车站站前广场还有两三百米”,“再往前,我们就只能开着过站,但绝对不给停车落客了”。然而他们也抱怨,这样一来下了摩的还要走一段路才能进站,“还有谁选我们呢?”

  大家归根家底还是将目光投向旅客零星的汽运站。

  摩的司机严道宽。

  新浦,这座严道宽口中已存在了20多年的老站,据说曾给“摩的经济”带来节假日里平均一天“200元左右”的优厚待遇。但如今,自身也迫切面临强烈的转型需求。

  新浦汽运站内,跑长途的吴亮辰告诉我们,门外的摩的司机“并没夸张”,越来越多的高铁班列开通,虽然令人们的城际出行更为便捷,却也给“跑长途客运的人”带来极大的挑战。

  吴老板手里原有三台车,现在实际在跑的只剩一辆。而就这一台车,他也在犹豫要不要停下来,“转行吧,干什么还没想好,但就是打工也比天天不赚钱还亏本强。”

  吴亮辰记得以往生意兴隆那番景象——排队买票的人黑压压从窗口一直排到售票大厅的尽头,“就这样还有人买不着,偷偷喊着找黄牛。”

  吴亮辰印象里的这些场景,新浦汽运站站长李启军也记得。“高铁一响,我们的客源实在降得太猛啦!”隔着电话,李站长也在为此事着急。

  不只新浦,在董叔宝提及的苏欣汽车客运站,“流失的生意”同样显而易见。

  刚到苏欣还没下出租,的士司机就透露了一嘴,“火车一通,这座主要经营苏南地区汽车客运线路的车站就难过了。”并说原先从连云港到南京一百二三十元一张的票,如今只售70多。

  的士司机的话,终究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应验——

  苏欣汽车客运站售票厅入口上方的电子屏上,滚动着:12月22日,连云港单向发往南京、禄口机场、扬州、镇江、苏州、上海部分班次汽车票大幅降价!票价低至六折!最低69元起……

  苏欣汽车客运站值班站长苏信也直言,因为连淮扬镇高铁通车后,我们降价了,“往年元旦每天发送人次平均都在5000-6000人次左右,今天预计大概有1500人次左右。”不止于此,在苏欣,到南京的大巴原来正常每天要安排24个班次,现在减少到10趟;扬州原来每天6个班次,现在只剩2趟;镇江之前2个班次,现在仅有1个……生意下滑,“立竿见影”。

  站内,南京方向上车口前的候车区空空荡荡,检票员坐在候车区的末端,一言不发地望向排队前往响水、沭阳、东海这些依旧“热络”线路的人们。

  “现在是转型的时候了,也不能不转了。”李启军说,至于怎么转,他有个初步思路:“传统长途汽车客运,往定制客运、冷链物流、场站出租这三个方向走。”

  苏信也觉得,眼下的压力,亦不失为“港城”汽运突围发展的良机——“可以增开一些点对点的定制班线、旅游商务包车业务。”她补充道。

  无数C3887这样列车,给连云港等苏北城市原有市场生态送去发展压力的同时,也打开新的分红“窗口期”——

  高铁经济,令董叔宝和杨晓斌夫妇都放弃了“拎东西”回家的想法,信心满满地列出下了高铁,准备在连云港购物的清单。

  宫伟对家乡养老条件的提高越来越有信心。

  尹明明则发现,自己曾在海州区买的房子已经涨了不少,“11月起就开始往上窜,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高铁,但多少可能也离不开这一点吧。到现在,学区房每平米涨了一万多。”

  连云港站站内一景。

  下午1点33分,记者重回连云港站站内准备搭乘两点一刻的高铁,再沿“连淮扬镇”返回南京时,蓦然回首:巨大的车站玻璃窗外,冬日的苏北城市在蓝天下,映出更多希望。就连严道宽也承认:“高铁,总的来讲还是好处更多。”

  策划 王拓 李睿哲/文、图

  曹阳/视频

标签:
责编:郑亚群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read_image_看图王.jpg
娄勤俭.jpg
吴政隆 - 副本.jpg
苏言.jpg
受权.jpg
周刊 报业网小banner_wps图片.jpg
cj.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网上不良信息_00.png
动态.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