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报业网 > 江苏 > 文化 > 正文
红山动物园野生动物收容故事、申遗成功的“里运河—高邮灌区”有何独特之处|人文周刊荐读
2021/12/03 08:03  新华报业网  

  新华日报·人文周刊(第200期)

  【记录】

  【文脉】

  【记录】

  这里的野生动物都没有名字——来自红山动物园野生动物收容救助中心的故事

  与参观区的热闹、欢乐不同,红山动物园的野生动物收容救助中心位于一个偏僻而安静的角落里。这里有幼时就失去家园的狗獾兄妹,有闯进城市被抓获的野猪,有被主人弃养的猕猴和豹猫,还有被警察罚没的亚达伯拉象龟和来自美洲雨林的金刚鹦鹉。

  它们只是受救助动物的一小部分,却有着发人深思的故事。人与野生动物如何共享一个地球?城市发展如何贯彻生态文明理念?面对大自然的使者,我们该持怎样的立场?作为万千生灵中的一种,人类应该如何承担自己的责任?这些来自生命的野性呼喊,值得我们用心倾听。

  宠物“毛球”成了猴中“鲁滨逊”

  11月19日上午10点,一只猕猴被送进红山动物园野生动物收容救助中心,送它来的是一位操着外地口音的中年男人。

  猕猴被装在编织袋里,只露出毛茸茸的棕黄色脑袋。虽然到了陌生环境,但它并不怕人,一双琥珀色的眼睛滴溜溜地转着,东张西望,让人立刻联想到什么叫“猴精”。主人一直抓着袋口,而猕猴不时挣扎一番,既因为好动的天性,也因为四肢被捆绑不舒服——如果不捆绑,没人可以控制这样一只猕猴。

  猕猴

  中年男人说,猕猴4岁了,名叫“毛球”。“毛球”怎么落入私人之手?平时如何喂养?中年男人不愿多说,只简单答了一句“别人送的”,然而救助中心、动物医院的工作人员脸上明白写着“不信”。经常有人把不想再养、没法再养的野生动物送到这里,那些人也知道私人驯养野生动物涉嫌违法,因此对提问总是吞吞吐吐,“红山人”的不信任几乎是本能性的。

  红山动物园宣教部部长白亚丽说:“猫、狗这样的宠物,经过人类几千年的训练和基因淘汰,已有了亲人的本能,而猕猴这样的野生动物,不可能通过从小驯养就消除野性,把野生动物当宠物,从根儿上就错了。”幼猴可爱,依赖人,养起来挺愉快,但长大以后事情就完全不同了,“拆家”还在其次,动了水、电、煤气就危险了。她推测:“在原来主人家,平时‘毛球’只能被关在笼子里,不可能有什么自由。”

  猕猴被放进了救助中心东南角的笼舍里,从此抹去宠物身份,不再被叫做“毛球”。它在新环境里没有畏缩和犹豫,立刻顺着堆架着的树干爬上爬下,在笼舍里巡视。看上去这是只很自信的猴子,它觉得自己是这里的主人。没过多久,它甚至会有意地突然扑到笼网上,又蹬又踹弄出很大的动静,吓得旁边笼舍里的三只凤头鹰扑楞着翅膀惊慌失措。

  红山动物园里有猴山,它可以到那里生活吗?饲养员陈月龙一边目不转睛地观察它,一边答道:“它基本不可能回归猴群,放进去就有可能被打死。”他解释道,猴群看似乱跑乱奔,但内部等级森严,外来的猴子会被排斥和攻击,它要会屈服和逃避、帮其他猴子梳毛,要让其他猴子优先享用食物,要呆在领地的边缘……这是一套复杂的“社交规则”。这只猕猴从小被人饲养,对此一无所知,如果放归猴群,很可能会一直被群殴,过着悲惨“猴生”甚至丧命。

  猕猴是群居动物,一群可多达100只以上。但是,对这只曾叫“毛球”的猕猴来说,孤独终老大概率是它的宿命,只因为它从小跟人生活在一起,这段经历注定了它将是猕猴中的“鲁滨逊”。

  看不见的豹猫,看得见的威胁

  猴中“鲁滨逊”的新家,原本属于一只豹猫。

  那只豹猫和家猫体型差不多,但是身材更苗条、腿更长,眼睛周围有一圈像是眼影的白色,身上遍布棕黑色斑点,像一只小型的花豹。它有猫科动物特有的宝石一般的大眼睛,竖立的瞳孔在阳光下缩成一道细缝,看起来炯炯有神。实际上,它的视力几乎为零,即使在自己的笼舍里生活了很久,它四处走动时仍显得小心翼翼,也容易受惊恐惧。检查确认它患有先天性视网膜神经萎缩,从小当作宠物家养,后来被人从苏州送到红山动物园,眼睛问题可能是重要原因。

  豹猫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宠物行业对这个物种的威胁,已经不亚于栖息地破坏和偷猎。野生豹猫与家猫杂交四代以后,可以繁育出一种被称为孟加拉豹猫的宠物猫品种。然而在现实中,通过基因筛选培养血统品系费钱耗时,而捕捉野生豹猫直接杂交成本极低,因此很多猫贩子直接贩卖豹猫(受救助的全盲豹猫就是纯正的野生品种),或者贩卖豹猫和家猫杂交的幼崽,它们往往保留着领地意识强、凶猛、运动空间大、破坏力强、不亲人的野性特征,当长大到饲养者无法忍受,或市场行情变化不好卖时,它们就会被遗弃甚至被成批放归野外,对野生豹猫造成“基因污染”。

  今年5月,河南洛阳一养殖厂被发现非法养殖豹猫,当地林业部门处罚后将近百只豹猫放归野外,动物学界认为,其中有一些是混血种,平时猫贩子也会将品相不好的杂交豹猫扔到野外,这种基因污染对物种带来很大威胁。类似的事在动物界早有先例,苏格兰野猫因为基因污染而名存实亡,加利福尼亚渡鸦也被杂交品种北极渡鸦所取代。

  孟加拉豹猫是一个得到世界猫协认证的宠物猫品种,但白亚丽仍然态度鲜明地表示反对。在她看来,只要市场给宠物豹猫开了一个口子,就会有人追逐利益捕捉野生豹猫“珠混鱼目”。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孟加拉豹猫的性状会一代代退化,要保持这个品种,就必须源源不断地补充野生豹猫的基因,这就意味着人类要养一种宠物,必须捕捉另一种野生动物。“合法是最低标准,但不一定是理想状态,但愿随着理念的进步,人类会做出更优选择。”她说。

  红山动物园这只受救助的豹猫是纯正的野生品种,因为全盲,它不可能再回归大自然。如今,它生活在红山动物园的本土区内。记者见到它时,它正蜷成一团趴在一段倒在地上的树干上睡觉。它的斑纹毛皮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发现它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它生活的区域被模拟成一片森林空地,在类似这样的野外环境中,它的野生同类做窝、游荡、捕猎、逃生、繁衍,自由如精灵,快捷如闪电,它们的使命是占据自己的生态位,这样的野性生灵原本不属于人类所有。

  人类“奶爸”,为狗獾兄妹找师傅

  狗獾兄妹俩今年7月来到救助中心时,眼睛还没睁开,不到一个巴掌大,估计刚出生还不到一周。在南京江宁,因为城市建设,挖掘机挖开了它们的家。

  当时送来的共有三只狗獾幼崽,如何喂养这么小的狗獾?没有相关资料,也没有同行的成功先例,嗷嗷待哺的小家伙们甚至没给他们思考的时间,这时候只能凭陈月龙和同事凌辉多年的经验。凌辉回忆道:“市面上没有狗獾奶粉,也没有相关配方,我们只能选择宠物奶粉。就像婴儿换奶粉一样,小动物也有个适应过程。”

  他们先喂糖盐水防止脱水,然后一点点增加奶粉的浓度。喂奶时用注射器套上奶嘴,一只手轻轻抓住狗獾幼崽,一只手配合它们的吮吸节奏推注射器。这事并不简单,推快了小狗獾腹内压力增加,容易反吐引发致命的呛奶,而慢到什么程度又没标准,基本上喂一次奶要一个小时。

  这样喂奶,一天需要七到八次,再加上其他野生动物需要照顾,两人几乎是没日没夜地忙,一天只睡三四个小时。让他们心惊胆战的,是每天早上打开保育箱时,不知道小家伙们是否还活着。即使这样精心照料,仍然有一只小狗獾夭折了,陈月龙认为原因很可能是呛奶。

  不过他们仍然开创了一个先例,一个人工饲养狗獾幼崽的先例。我们会在视频中见到世界各地的动物,但是人类对他们的了解仍然有限,动物园的重要职能之一就是通过饲养、繁育加深了解,进而科学保护。“有几次这样的经验,动物园就可以编写狗獾喂养的指南,指导同行们更好地保护这个物种。”陈月龙说。

  两个半月前,记者在这里见过狗獾兄妹,它们头部尖而长,纵贯三道醒目的白条,走路时圆滚滚的身体扭动着,全身的肉都在颤动。有人认为,鲁迅《少年闰土》中在沙地里偷瓜的“猹”,就是狗獾。

  狗獾是夜行动物,但当时记者看到的是,它们在大白天出洞活动,当人走近时,它们不仅不躲避,反而用善于挖洞的长爪扒着笼网直立起来,把湿乎乎的黑鼻子伸到网孔外,就像在跟人打招呼。

  这就是从小被人养大的后果,带着对人的亲近和依赖,它们没法学会野外生存的本领,不能像其他同类那样在大自然中生存。救助的目的是把它们放归自然,因此希望保留它们的自然习性,其中就包括不要跟饲养员产生亲近感,否则它们在野外也会主动靠近人,进而对人、对它们自己产生危险。

  这是一种很高级的关爱。陈月龙和凌辉这样的饲养员们一方面竭尽全力救助每一只动物,为它们准备吃喝、观察它们的习性、在它们生病时进行照料,但又要尽可能少接触它们,不呼唤它们,不理会它们,也没有任何友好表示,让它们忽略自己的存在,保持躲避人的天性。比起往往只看重“萌”和“撸”的宠物主人,这些看似冷漠的行为背后,却是对野生动物、对大自然更深沉而理性的爱。

  恰好救助中心来了一只前爪被夹子夹伤的成年狗獾,于是它成了兄妹俩的“师傅”,教它们如何做真正的狗獾。如今,“哥哥”搬到红山动物园本土区生活,“妹妹”和师傅留下准备放归自然。由于师傅的爪子还没长好,也担心“妹妹”不知道如何找地方冬眠,放归计划推迟到明年春天。如果放归成功,那将是狗獾研究的一个进步。

  城市要扩张,野生动物也需要保护,二者如何平衡?白亚丽表示,生态文明、生物多样性应该成为城市规划的权衡因素,通过生物调查保留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区域,并在这些区域间保留生态廊道,供动物迁徙。就拿住宅小区来说,建设时应该保留一些原生态的植物群落,以及必要的取水地,不要动不动就“清杂”、除虫。与推平土地重新绿化相比,原生、多样的植物群落可以为昆虫、地面小动物和鸟类提供一个完整的生态圈。这样做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每个生命都值得尊重,发展的目的不是只留下人类自己”。

  一只鹦鹉说“叫爸爸”,人类该如何回答

  救助中心里常年保持着六七百只野生动物,今年以来就放归了250多只,走在这里耳朵里充满了鸟啼兽叫,突然之间听到一声“叫爸爸”,让人觉得既新鲜又惊奇。

  “说话”的是一只羽毛绚丽的琉璃金刚鹦鹉,橙黄色的胸、靛蓝色的背,纯白的脸颊上有几道黑条纹,漆黑的喙呈弯钩状。它一会儿把自己倒吊在麻绳上,一会儿用可以咬开坚果的有力嘴巴咬住笼网,腾空挪过来的同时恢复直立。有那么一阵,这个家伙很“话痨”,“hello”“你好”“叫爸爸”说个不停。

  琉璃金刚鹦鹉

  金刚鹦鹉原产于热带美洲的雨林,是色彩最艳丽、体型最大的鹦鹉,寿命和人类差不多,叫声并不悦耳但是模仿力极强,“口技”出众。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的名录上,金刚鹦鹉被列为红色濒危物种,在国内相当于二级保护动物,收购、出售、饲养、运输均涉及违法犯罪,而这只金刚鹦鹉显然曾经被当成宠物饲养。

  因为有美丽的羽毛和学舌的本领,野生金刚鹦鹉一度成为国际宠物市场的“宠儿”,被滥捕到近乎灭绝。在所有非法的宠物交易中,跨境走私是最恶劣的一种,它不仅破坏原产地的生态平衡,而且一路血迹斑斑。有人做过统计,每一只金刚鹦鹉成为宠物,至少有10只在捕捉和运输过程中死去。这只鹦鹉发出的“叫爸爸”声,看似戏谑,却一声声如同对人类的拷问。

  在救助中心,金刚鹦鹉这样的异域生物使者是少数,但鸟类却是受救助的多数:把玻璃幕墙当成天空一头撞上的鹰、逃避捕食者而腿骨骨折的鹭鸟、在捕猎中折断翅膀的凤头鹰……尤其是每年春天的繁殖季,单单被送到这里的猫头鹰幼鸟就有四五十只。这些受救助鸟类中,最特殊的是一只经常飞回来“混吃混喝”的白头鹎。

  白头鹎

  去年春天,它被送来时还是一只没长几根毛的幼鸟,等到羽毛长好可以放飞时,却不小心折断了翅膀羽毛,只好等到秋天换羽后再说。放飞成功了,但它仍然时不时飞回来,在地下的水盆里洗洗澡,在饲养员为动物准备食物时啄几只面包虫,天冷的时候它还会落在人的头上取暖。这不是大家的初衷,但他们也接纳了这只白头鹎的行为。在这里的野生动物都没有名字,因为这里的人们不希望为动物留下人的印记,但对于这只白头鹎,虽然大家从不理睬它,但破例偶尔称呼它为“小白”,甚至为它保留了一种仪式叫“小白的待客餐厅”,就是在一个大盘子里放上各种鸟食:稻米、麦粒、玉米、花生、苹果、桔子、面包虫、饲料蟑螂和蟋蟀……放在绿树之间。“小白”还是只小鸟的时候,他们用这种方法吸引各种鸟类,增加“小白”的社交,以利于它回归自然。

  陈月龙一度很担心这只白头鹎是否能在野外生存,直到在它的粪便中发现了香樟种子等救助中心没有的食物来源。在旁观者看来,这是一幅人鸟和谐相处的景象,这种景象甚至会让人心生感动,但对陈月龙来说,这还不算救助成功,他希望“小白”就算不会完全离开救助中心,至少要能和野生同类“谈恋爱”繁衍后代,完成一只动物的基因使命。

  开膛破肚手,众生平等心

  陈月龙被同事们称为中国饲养员中“大神”级的人物。在救助中心旁边的动物医院,院长邓长林同样是全国动物园界有名的“一把刀”,他们和同事们一起,使救助中心的放归率达到了50%至60%,这在全国的动物园系统中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成绩。

  邓长林是个朴实的中年人,他给记者看了一段视频:他用吹管往一头野猪身上吹了一剂麻醉针,野猪立刻冲过来把他撞到了镜头外,掉头就跑。紧接着,他一瘸一拐地出现在镜头中,向逃跑的野猪追去。今年秋天,他追踪一头野猪从南京富贵山隧道跑到明故宫一带,最终麻醉控制,这段历险被他当成笑话讲给大家听。他救过包括獐、鹿、貉、鹰、鹭等各种动物,作为动物医院的院长,给受伤的动物做手术也是他的职责,他为育儿的刺猬妈妈做腿骨折手术的视频,曾在网络上热传。

  邓长林为陆龟做手术

  在救助中心的两栖动物区,巨蟒盘踞在铁笼中一动不动,平原巨蜥吐着分叉的长舌头,探测靠近的记者是不是可以吃,地上一只陆龟因为营养不良被允许四处活动以增加运动量。邓长林从塑料箱里抱起一只亚达伯拉象龟,展示它的腹甲上一块五厘米见方的切割痕迹。

  这又是一只被走私的动物,去年它被警察罚没后进行体检,X光检查表明,它误食了石子和钉子。为了救它的命,邓长林进行了红山动物园的首次龟类开腹手术。他和手术团队在象龟麻醉后,用电锯切开了它的腹甲,打开腹腔摸索到病灶肠道,取出异物缝合后再将腹甲钻孔,用铁丝固定,最后用牙科胶水覆盖。一年多过去了,这只亚达伯拉象龟早已恢复健康,腹甲伤口也已愈合。就在今年6月,又有两只陆龟进行了同样的手术,现在它们同样生活得很好。亚达伯拉象龟很珍贵,而陆龟则普通得多,但在这里它们得到了同样精心的照顾。邓长林说:“在这里只有一个一个的生命,没有珍稀与普通的分别,每一个生命都应该被尊重和珍惜。”

  当然,并不是每次手术都会成功,就在不久前,一只鹊鹞因为翅膀骨折被送进了手术室。手术很成功,可是就在缝合完成之后,这只鹊鹞却死去了。鸟类、小鹿等动物被人捉住后会因为恐惧产生应激反应,强烈的应激可能导致心脏停跳,使动物当场死亡。

  在这里,生的希望与死的危险并存,自然野性与大爱人性同在,冷淡是因为关心,救助是为了分离。来到这里的每只动物都有自己的故事,而这些故事都指向同一个话题,那就是,人类已经改变并将继续改变地球,那么人类应该如何做负责任的“地球主人”?

  新华日报·交汇点记者 王宏伟

  【文脉】

  千问千寻大运河

  申遗成功,“里运河—高邮灌区”有何独特之处

  11月26日,在摩洛哥马拉喀什召开的国际灌排委员会第72届执行理事会上,“里运河—高邮灌区”成功入选2021年度(第八批)世界灌溉工程遗产名录,成为江苏省首个世界灌溉工程遗产。

  高邮是重要的运河城市。千年大运河从高邮流过,滚滚运河水,在“里运河—高邮灌区”的形成发展过程中,起到了怎样的作用呢?

  南水关洞

  在数千年中华文明发展过程中,灌溉一直是中国农业经济发展的基础支撑。历史上,华夏大地上出现了数量众多、类型多样、区域特色鲜明的灌溉工程,许多至今仍在发挥功能。截至2020年,我国已有包括都江堰、灵渠和郑国渠等先秦水利工程在内的23处古灌溉工程被列入“世界灌溉工程遗产”名录。我国的世界灌溉工程遗产几乎涵盖灌溉工程所有类型。

  此次,江苏的“里运河—高邮灌区”和江西的“潦河灌区”、西藏的“萨迦古代蓄水灌溉系统”成功入选“世界灌溉工程遗产”名录。至此,我国的世界灌溉工程遗产达到26处。

  高邮市相关负责人介绍,“里运河—高邮灌区”地处淮河下游,位于高邮市境内,是灌溉面积超过50万亩的大型灌溉区。灌区引里运河水自流灌溉,总引水能力150个流量,有主引水干渠105.8公里、支渠546.8公里、斗渠1600公里,治水理念科学、工程布局完善、建造工艺先进。

  历史文化名城高邮拥有7000多年的农耕文化,境内有烟波浩渺的高邮湖、航运繁忙的京杭大运河,湖滩河流,交错分布,是典型的平原水乡。高邮市地方志办公室研究人员苏悦告诉记者,高邮的灌溉历史,可追溯到春秋时期。公元前486年,吴王夫差开凿邗沟,即中国大运河最早修建的一段。邗沟的开掘,大大推动了包括高邮在内的广大地区的农业发展,此后,高邮地区逐渐形成的灌溉工程,正是引运河水,进行农田灌溉。

  界首小闸

  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李吉甫、陈瑄、潘季驯、靳辅、于成龙、张鹏翮等历代治水名人,都对高邮灌区的建设和发展作出了贡献。比如,唐宪宗元和年间,李吉甫为淮南节度使时就在高邮湖筑堤为塘,灌田数千顷。《新唐书》载,李吉甫因“漕渠庳下,不能居水,乃筑堤阏,以防不足泄有余,名曰‘平津堰’”。平津堰的修建,使运河水位被合理调节,而“防不足、泄有余”也成为其后一千多年高邮水利灌溉工程的指导思想。

  翻开从唐代以来的高邮历代地方志书,均能找到利用水利工程抵御淮河洪水,以及引里运河水源灌溉农田的记载。苏悦介绍,明清两代,官府以“保漕”为主,不允许农民私自引水灌溉。但因黄河夺淮,高邮湖盆高出运东平原,形成“悬湖”,高邮具备了里运河沿线得天独厚的自流灌溉基础。清《高邮州志》载:“闸洞之设专为济旱减涨,应启即启,应闭即闭,务使民田有益。”。清代,高邮湖水通过运河闸洞向下排放,灌溉里下河万顷农田,变水患为水利。

  如今的“里运河—高邮灌区”自西向东共分为三大功能区,分别是高邮湖、里运河、灌区。高邮湖与里运河之间有西堤三闸(六安闸、清安闸、救生港闸),里运河与灌区之间有归海五坝、南水关、东堤六闸九洞,由此形成一个完善的灌溉调配体系。通过闸、洞、关、坝等水工设施,连通高邮湖和高邮灌区,实现水在“高邮湖—里运河—高邮灌区”之间调配,最终达到灌溉目的。

  车逻闸

  平津堰、南水关洞、南关坝、界首小闸、子婴闸、车逻闸……一个个历经沧桑的遗产点,分布在“里运河—高邮灌区”,讲述着千年以来先民利用运河水灌溉农田的水利记忆,成为留存至今珍贵的灌溉工程遗产。

  平津堰,位于高邮城西大运河西侧古运河故道边,尚存明代时用条石砌成的一段近百米的古石堰。平津堰始建于唐宪宗元和年间(811年),是淮南节度使李吉甫为阻遏湖水,灌溉农田而修建的大型水利设施。顾炎武《天下郡国利病书》中说:“元和中,李吉甫为淮南节度使,复大修陂塘,筑堰于高邮,泄有余,防不足,以利漕,旁灌田千余顷,今谓之平津堰者。”通过筑堰挡水,调节运河水位,古代的运河建设者在保证运河漕运的同时,兼顾了漕运和灌溉的平衡。

  南水关洞,位于高邮城区南门外运河东堤下,始建于北宋开宝四年(971年)。康熙四十六年(1707年),康熙皇帝第六次南巡路过高邮,视察河工,重修南水关涵洞,后来又进行了多次重修和加固。历史上,南水关洞将运河水引入高邮城,供城区居民生活用水和近郊农田灌溉用。

  界首小闸,位于高邮市界首镇南,是高邮灌区界首分干渠的引水闸,始建于清顺治十年(1653年)。清《高邮州志》载:“界首闸金门宽四尺六寸,石高十三层,顺治十年建,康熙五十九年重修,乾隆二十一年重修。”界首小闸采用叠梁式闸门,浆砌条式结构,灌溉农田面积1万余亩。

  子婴闸

  子婴闸,因其下游子婴河而得名。子婴河古称子婴沟,是高邮与宝应的界河,开凿于西汉元狩年间。子婴闸始建于明万历二十四年(1596年),由著名治水专家潘季驯主持修建。现存子婴闸建于清光绪十六年(1890年),叠梁式闸门,条石结构,是高邮灌区子婴干渠的引水闸,灌溉农田面积达到10万亩。

  专家介绍,“里运河—高邮灌区”灌溉工程遗产价值主要体现在五个方面。一是治水理念。修筑堤堰调节运河水位,形成“防不足,泄有余”的治水理念;修建完善里运河东西两堤,实现运河与湖泊的分离,不仅避免了船行湖中的风浪之险,还使高邮湖成为调节漕运与灌溉的水柜。二是工程布局。形成湖、河、潭三大蓄水载体,利用水闸、水洞、水关、水坝四类灌溉调水通道,通过干、支、斗渠三级配水网络,形成完善的灌溉用水体系。三是建造工艺。闸、坝主体为条石结构,密集杉木桩做基础,周边为三合土。条石之间用石灰糯米汁灌注,并用铁锭连接。坝面成流线型溢流面,历经数百年洪水考验仍保存完好,耳闸仍发挥灌溉作用。四是水文观测。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在高邮御码头设置了“水则”,连续性进行水位观测,是中国近现代史上早期系统性水位监测活动,也是淮河流域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水文站。五是治水成效,灌区实现了两大动态平衡:调节旱涝的水位平衡;兼顾漕运和灌溉的功能平衡。

  平津堰

  随着“里运河—高邮灌区”成功入选世界灌溉工程遗产,高邮灌区正得到越来越完善科学的保护、开发和利用。记者了解到,如今,高邮灌区按照“专业管理、多方联管、群众参管”进行灌溉管理,由灌区管理处作为专管机构,负责全灌区的用水计划、水量调度、管理考核等工作。灌区还执行“集水期灌”灌溉制度,开发了智慧灌区云平台,用现代科技来践行千年前的治水理念——“防不足、泄有余”。此外,高邮灌区建立了水鉴馆、陈瑄治水纪念室,用以挖掘、展示灌溉工程遗产历史与文化,已初步建立起遗产区标识系统,通过一系列手段传承悠久的水利文化,发掘可持续的古人治水智慧。

  新华日报·交汇点记者 李源 于锋 通讯员 张永兴 朱仁权

  链接:潦河灌区和萨迦古代蓄水灌溉系统

  世界灌溉工程遗产是国际灌溉排水委员会(ICID)从2014年开始评选的新兴世界遗产项目,旨在梳理世界灌溉文明发展脉络、促进灌溉工程遗产保护,总结传统灌溉工程优秀的治水智慧,为可持续灌溉发展提供历史经验和启示。2021年,江苏的“里运河—高邮灌区”、江西的“潦河灌区”、西藏的“萨迦古代蓄水灌溉系统”成功入选“世界灌溉工程遗产”名录。

  潦河灌区是江南丘陵地区现存最完整的灌溉系统工程,位于江西省西北部。唐朝太和年间,人们在北潦河南支下游修筑蒲陂,开渠导水,灌溉农田千余亩,明清时期相继在中游、上游兴建乌石潭陂和香陂,成为江南丘陵地区典型的古代引水灌溉系统工程。

  萨迦古代蓄水灌溉 新华社 图

  萨迦古代蓄水灌溉系统位于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是目前海拔最高的世界灌溉工程遗产。据不完全统计,萨迦灌区仍有400多个蓄水池在发挥作用,灌溉着河谷平原约10万亩的青稞产区,助力日喀则发展成为“世界青稞之乡”。

  据新华社

标签:
责编:顾志铭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read_image_看图王.jpg
报业网书记头像-吴政隆.png
报业网书记头像-许昆林.png
受权.jpg
周刊 报业网小banner_wps图片.jpg
cj.jpg
微信图片_20220128155159.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网上不良信息_00.png
动态.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