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沧桑九百载 郁郁苍梧海上山——苏轼与连云港古海州的文缘
2022/06/08 15:50  
 

古苍梧山(今云台山)

隆庆海州志

《次韵陈海州书怀》

龙洞题刻

锦岩

海州石室

海州朐阳门

海州仿古街

古海州旧时全景

古海州今日风貌

  北宋著名文学家苏轼是中国文学史上响当当的人物,凡是和他有关联的地方,都获益颇多:无名的,得以扬名四方;有名的,则镀上一层风雅的光环。

  苏轼足迹遍天下,值得一提的是,他也曾踏上古海州(今天的连云港)这片土地。

  在北宋时期,海州虽偏于东部一隅,仍不失为一处风景优美、历史悠久且富有浪漫文化气息的令人向往之地。因此在宋熙宁七年(1074年),39岁的苏轼由杭州调任密州前,特地造访海州。

  当年8月15日,苏轼到达海州,与好友蔡景繁同游石棚山,凭吊北宋通判海州的文学家石曼卿。苏轼对石曼卿的仰慕,一方面是因为石曼卿在仕途上和苏轼一样,也是多遭厄运;另一方面,石曼卿在生活态度上也和苏轼相似,具有豪放不羁的性格。所谓英雄惜英雄,苏轼自然把这位海州通判引为知己,郑重地凭吊一番,并留有“芙蓉仙人旧游处(苏轼自注:石曼卿也),苍藤翠壁初无路”的诗句。

  据《隆庆海州志》载:“石延年,字曼卿,先世幽州人……延年为人跌宕任气节,读书通大略,为文劲健,于诗最工而善书……落职通判海州。廉能有为,吏民悦服……”

  除了凭吊石延年,苏轼来海州的另一个目的,是和将离任海州知州的好友孙巨源作别。这次作别,苏轼曾作词:

  《永遇乐·长忆别时》

  孙巨源以八月十五日离海州,坐别于景疏楼上,既而与余会于润州,至楚州乃别。余以十一月十五日至海州,与太守会于景疏楼上,作此词以寄巨源。

  长忆别时,景疏楼上,明月如水。美酒清歌,留连不住,月随人千里。别来三度,孤光又满,冷落共谁同醉?卷珠帘,凄然顾影,共伊到明无寐。

  今朝有客,来从濉上,能道使君深意。凭仗清淮,分明到海,中有相思泪,而今何在?西垣清禁,夜永露华侵被。此时看,回廊晓月,也应暗记。

  苏轼的挚友孙巨源,宋史有传,且见于《嘉庆海州直隶州志·良吏传》:“孙洙,字巨源,广陵人。未冠,擢进士。再迁集贤校理知太常礼院。治平中求言,以洙应诏疏时弊要务十七事,后多施行。兼史馆检讨、同知谏院……王安石主新法,多逐谏官、御史,洙知不可而郁郁不能有所言。但力求外,得知海州。”《嘉庆海州直隶州志·职官表》也在“知海州”目下列出孙洙的姓名。

  孙巨源8月15日离开海州后,11月初,两位老朋友又会于润州(今镇江)多景楼。临别时,苏轼又作《更漏子·送孙巨源》相送:水涵空,山照市,西汉二疏乡里。新白发,旧黄金,故人恩义深。海东头,山尽处,自古客槎来去。槎有信,赴秋期,使君行不归。

  苏轼在这首送别诗中表达了他对海州“山”“水”“海东头”“山尽处”风光的向往以及对“西汉二疏”在“乡里”散尽“黄金”的赞美,念念不忘与孙巨源相别海州时的情景。

  二疏,即荣归故里的西汉大臣疏广、疏受,世传他们有筑散金台的遗事、遗迹。石曼卿通判海州时,经考证认为二疏故里“在东海县”。苏轼是沿用了石曼卿的考证,并十分景仰石曼卿倡建的景疏楼。

  5年后,“乌台诗案”发,苏轼入狱,终因太后干预被释放。1084年苏轼调任汝州,途中得以与海州“重聚”,这一别已是整整10个年头。苏轼又一次登上石棚山,抚今悲昔,感慨万千。写下一首《减字木兰花》:空床响琢,花上春禽冰上雹。醉梦尊前,惊起湖风入坐寒。转关镬索,春水流弦霜入拨,月堕更阑,更请宫高奏独弹。

  在苏轼写海州的诗中,《次韵陈海州书怀》是最著名的一首,历代志书多有称道:郁郁苍梧海上山,蓬莱方丈有无间。旧闻草木皆仙药,欲弃妻孥守市闤。雅志未成空自叹,故人相对若为颜,酒醒却忆儿童事,长恨双凫去莫攀。该诗所送的陈海州,曾在苏轼家乡眉山当县令,苏东坡有《浣溪沙》诗赠他。《苏文忠诗合注·冯应榴案》记载说:“先生有《浣溪沙》诗赠陈海州,亦云,陈尝为眉令,有声。”

  陈海州,因知海州而名。《嘉庆海州直隶州志·职官表·知海州》:“陈(名失考),神宗熙宁年间任。见苏轼《次韵陈海州乘槎亭》诗。”苍梧山,《山海经》称“郁洲”,即今云台山。《次韵陈海州书怀·查注》中说道,“《山海经》:都洲在海中,一曰郁洲”。故崔琰《述征赋》曰:“郁洲者,故苍梧山也,在东海城北,有九岭。”

  诗名既为《次韵》,则表明陈海州先有咏苍梧山诗。陈海州“神宗熙宁”年间任海州知州,在《嘉庆海州直隶州志·职官表》中排在孙巨源之前。孙巨源是在熙宁三年王安石推行免役法后“力求补外,得知海州”的。据此,陈海州在海州时,应在熙宁三年之前。

  苏轼步陈海州韵所作的另一首关于海州的诗是《次韵陈海州乘槎亭》:人事无涯生有涯,逝将归钓汉江槎。乘桴我欲从安石,遁世谁能识子嗟。日上红波浮翠巘,潮来白浪卷青沙。清淡美景双奇绝,不觉归鞍带月华。据《嘉庆海州直隶州志·山川考》:“乘槎亭在龙兴山巅,可观海。”龙兴山就是孔望山。

  另外,从苏轼与好友蔡景繁的诗文交往上还可以看到苏轼在海州的行迹。除了那首“芙蓉仙人旧游处”外,苏轼还有《答景繁帖》回忆了他们在海州同游石室的往事:“朐山临海石室,信如所谕,前某尝携家一游,时有胡琴婢就室中作濩索凉州,凛然有冰车铁马之声……”海州石室,据《嘉庆海州直隶州志·山川考》——“石室在朐山东北石棚山”,该志又引曹学俭《名胜志》说:“石室,一名锦岩。”

  蔡景繁,名蔡延禧。《施注苏诗》中说他曾经“出为淮南转运副使,置司楚州(今淮安)。”“东坡谪黄,实在部内,独拳拳慰藉,行部访之,制词示坡。”蔡景繁同情苏轼被贬谪的遭遇,在许多人受株连,或罢官、或削职、或贬徙的情况下,能“拳拳慰藉”“制词东坡”,真是难能可贵的。

  在苏轼与海州人士有关诗文的交往中,较重要的还有淮东转运副史蒋之奇。有诗《次韵蒋颖叔》《次韵奉和钱穆父、蒋颖叔、王仲至四首》《次韵蒋颖叔二首》等。蒋颖叔,名之奇,宜兴人,嘉佑二年进士,神、哲、徽三朝为官。孔望山龙洞内壁有蒋之奇题名石刻,为行书:“蒋之奇来观海壬子”8个字。

  限于笔者所能见到的资料,苏轼的海州行迹及其有关的诗文,可能远不止这些。毕竟,古海州的山水、风物在这位拥有1700多首诗词的大文豪的心目中占有十分重要的位置。

  来源:新华日报

标签:
责编:王琼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read_image_看图王.jpg
报业网书记头像-吴政隆.png
报业网书记头像-许昆林.png
受权.jpg
微信图片_20220608103224.jpg
cj.jpg
微信图片_20220128155159.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网上不良信息_00.png
动态.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