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第一排 | 朱伟:操盘贵州醇,谋划组建中国式的“帝亚吉欧”
2020/02/20 17:34  新华报业网  

  交汇点讯 2月10日,洋河股份原副总裁兼销售公司总经理朱伟正式出任贵州醇酒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仅仅四天后,朱伟又抛出“大动作”,首度公开《致白酒行业的一封公开信》,洋洋洒洒5000字瞬间引发行业关注。

  交汇点记者第一时间联系上了朱伟,他不仅分享了自己对整个白酒行业的思考,更是首度通过媒体解码规划蓝图:成为综艺集团控股的贵州醇的操盘手,同时以“产业整合+资本整合”的“双核”工具推进“窗口期”的酒类产业整合,谋划组建中国式的“帝亚吉欧”,是他最终的“产业抱负”和“理想”。

  思考:

  白酒行业发展周期和国家的经济发展周期高度相关

  在朱伟看来,过去的三十年是白酒行业非常值得关注和总结的三十年,“白酒行业发展周期和国家的经济发展周期是高度相关的。”朱伟一语中的。

  1988年,白酒行业自主定价权放开,这个行业的市场化也从那个时候开始启动。受到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影响,中国市场消费疲软,差不多有五六年的时间,白酒行业经历了下行萧条的时期。“我是2000年进入洋河,那时候效益非常差,洋河可以说是当时白酒企业的缩影。很多人说白酒行业是夕阳产业,现在回过头看那只不过是白酒发展周期的一个体现,当时恰好处于谷底阶段而已。”

  在“探底”或者说是“触底”后,从2003年、2004年开始,在将近十年的时间里,搭上国家整体经济高速发展的“顺风车”,白酒行业迎来了难得的机遇期和井喷式的“高光”发展行情。但是2012年之后,由于经济放缓、三公消费的限制等一系列因素,白酒行业出现了断崖式下滑,一直持续到2016年下半年才有所恢复,“去年以来增长又有所放缓,也是跟整体经济息息相关”。

  朱伟强调,白酒行业发展周期背后是整个国家经济发展的周期,白酒发展周期和经济发展周期高度相关。那么,如何看待这三十年的沉浮?朱伟笑着说,绝不能“短视”。在周期性比较强的行业当中,任何一家企业都要关注行业目前所处的发展阶段,“不用长远的历史的眼光来看待行业的话,就容易片面、静态地看待问题。其实整个行业每几年都会处于大的变化当中,企业如果盲人摸象似的来做自身的定位和规划,就很容易犯错误”。

  与这个观点一脉相承的是,朱伟坚信行业格局也并非一成不变或一劳永逸,茅台、五粮液、洋河,包括曾经在历史舞台上风光无两的那些酒企和品牌,各领风骚数十年其实是行业常态。

  预判:

  未来十到二十年是白酒行业非常重要的行业整合期

  1977年生人、毕业于复旦大学工商管理专业的朱伟,2000年本科毕业后被江苏省委组织部录用并下派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工作。深耕洋河的20年间,他在多个核心部门担任过负责人或要职,有着长时间的沉淀和历练。

  当初的“偶然”在如今的朱伟看来很“欣慰”,他说自己误打误撞进入了一个好的行业。“体量大、利润高、消费升级的空间和潜力大,最重要的是,这么好的行业目前还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行业集中度比较低,分散度高。”

  事实上,改革开放40年,国内大多数行业从分散到集中,已经进入相对成熟的阶段,但是白酒行业在过去几十年所面临的国际竞争并不充分,同时,作为少数以国有企业为主导的行业,白酒在国内企业之间的竞争激烈程度和民企也不在一个层次上。

  基于对这个行业的熟稔和洞察,朱伟判断:未来十到二十年是白酒行业非常重要的行业整合期。“白酒行业虽然比别的行业走得慢一点,但是别的行业走过的路它一点也不会少走,而且经济形势和发展周期的变化会加剧加速这种整合。”

  一谈到行业整合,大多数人的脑海中都会浮现出大企业、行业大鳄一掷千金收购、并购小企业的新闻和画面,但是在朱伟这里,场景和元素就变得丰富得多。“红楼梦里面说的‘大有大的难处’,所以在我看来,大企业‘惯性大’,小企业灵活。”

  朱伟进一步解释说,白酒行业目前的头部企业都是国有体制,而实现行业整合是一个非常大的战略和题目,对任何一家企业来说都是非常大的考验。“所以我认为未来白酒行业的整合,现有的大企业当然会参与,他们也有不可否认的各种优势,而对小企业来说,固然有难度,但不乏机会,如果民营体制的企业把握得好,完全可以参与游戏和竞争。所以答案并不像大家想得那么必然。”

  规划:

  以“产业+资本整合”的“双核”工具推进行业整合

  今年1月18日,洋河股份发布公告称,朱伟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副总裁职务,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22天之后,朱伟“火线”挂帅贵州醇酒业,但他显然胸有成竹。

  他给记者举了一个例子,帝亚吉欧是世界最大烈性酒集团,当前市值约1000亿美金,在资本层面它与旗下收购来的不同品牌、不同品类的酒企一起形成了庞大的酒业集团,但各个品牌的经营和市场相对独立,“这是未来行业整合的一个比较可行、现实的方式,而贵州醇也会走这样的路径”。

  如今在市场上名声并不显赫的贵州醇也曾红极一时,九十年代贵州曾有“北有茅台酒,南有贵州醇”的说法,但随后贵州醇每况愈下,几经努力,也未能摆脱连续亏损的局面。“从头起步,不得不承认贵州醇落下来的课太多,消费者认头部企业的产品,又赶上经济周期和行业周期下行,来做这样一个创业式的企业,确实压力很大。”但就像硬币有两面,贵州醇品牌基础好、产能优势明显、老酒储量庞大以及贵州作为产地的背书这些优势,都给了朱伟很大的信心和畅想空间。

  “真年份”酒——6年陈、12年陈、21年陈的“真年份”酒将成为朱伟和他的贵州醇送给市场的一份“厚礼”。“我们将打破行业惯例,为消费者提供真正意义上的年份酒,100%含量、原汁原味的‘真年份’酒,为消费者奉上极致的老酒体验。”

  公开信直白透明,朱伟对贵州醇的规划也并没有藏着掖着,“在业务这只轮子发展得比较快的前提下,我们会启动第二只轮子,每年稀释10%左右的股权,每年增资扩股所形成的融资用于收购一家省一级的酒企,这样十年左右期望形成以贵州醇为母公司,覆盖全国拥有8到10家酒企的酒业集团。以资源整合、市场营销、产品供给等方面的能力来实现行业整合的战略目标”。

  交汇点记者 黄欢

标签:
责编:顾志铭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read_image_看图王.jpg
报业网书记头像-吴政隆.png
报业网书记头像-许昆林.png
苏言.jpg
受权.jpg
周刊 报业网小banner_wps图片.jpg
cj.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网上不良信息_00.png
动态.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