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报业网 > 首页 > 正文
她把“家门口的昆虫们”写进了书里!南京中学生痴迷“养虫”17年
2022/04/18 19:32  交汇点新闻  

  交汇点讯金龟子、柑橘凤蝶、水螳螂、碧伟蜓……昆虫从卵到成虫的发育过程是怎样的?丑陋的水虿如何变成美丽的蜻蜓?疫情3年,出不了远门赶不了聚会,学生们除了上网课还能干什么?南京外国语学校高二的王子慧同学,将宅家的日子化成了一本图文并茂、中英文版的书——《家门口的昆虫记》。4月18日,该书由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正式出版。这也是17 岁的小作者公开出版的第二本书。

  《家门口的昆虫记》包含中英文各 27 篇文章。作者用细腻的笔墨记录下身边二十多种常见昆虫的习性、特点。在书里,不仅能看到每一种昆虫从卵到成虫发育的全过程,看到巧夺天工的蜾蠃家,看到天牛如何交配,还可以看到丑陋的水虿如何变成美丽的蜻蜓......

  小小“虫痴”,目之所及皆有虫!

  王子慧说,找到书中主角并不难。小时候住一楼,屋前有一个不小的院子,大人们在院子里种满了蔬菜瓜果,经常吸引各种各样的虫子。小区隔壁就是南京乌龙潭公园,丰富的植被是昆虫的乐园。上了初中后,全家搬到一个新小区,小区里有一个很大的湖,湖边绿树成荫。假日里,自己最大的乐趣就是沿着湖边找虫子,书里近一半的昆虫也来自这里——每个季节都会发现不同的昆虫,尤其是夏天,那是她梦寐以求的自然天堂。王子慧甚至一直有个梦想,希望自己可以在湖边搭个帐篷,每天伴着虫鸣入眠,并表示永远不会感到无聊。因为痴迷昆虫,同学们都称她为“虫痴”。

  意识到孩子痴迷昆虫,在王子慧上小学时,父母几乎每个周末都会带她到南京周边的紫金山、老山、将军山等地观察和采集昆虫。“虽然爸爸妈妈一点都不喜欢虫子,但他们对我的爱好给予了极大的尊重和支持。儿时家里各种各样的图鉴、科普书,本地没有的昆虫,做标本需要用到的器材、标本盒等,都是妈妈帮忙购买的。”王子慧坦言,没有家人的支持,自己在昆虫的观察和研究上不可能走得远。

  虽然害怕虫子,但王子慧的妈妈黄女士告诉记者:“每次看到喜欢的虫子,女儿那满眼放光、激动得涨红脸的兴奋劲儿,觉得一切陪伴都值得。还有什么比孩子的快乐更重要呢!”

  “孩子的阅读习惯也是从昆虫入手的”。王子慧打小就对昆虫书籍特别感兴趣。4岁时,一套由韩国人改编自法布尔昆虫记的10册版绘本,王子慧缠着大人一遍一遍地读,很快自己便能用小手指着每一本一字不落地背下来。小学一二年级就能捧着昆虫大百科、水生昆虫大百科等专业昆虫书看得津津有味,也因此认识了很多字。小学时,很多孩子忙着赶各种奥数竞赛,王子慧父母则创造各种条件让她参加各种昆虫夏令营,与大学昆虫系的教授们对话,了解更多关于昆虫的专业知识。

  因为喜欢写作,王子慧便把平时观察到的那些昆虫故事记录下来,再结合自己的饲养体会和心得,到15岁时已陆续积累了20多篇文章;因为在南京外国语学校就读,良好的英语环境让她在写作中经常不由自主地想用英语表达。于是她就把自己的文章翻译成英文,希望有机会让更多外国朋友了解南京地区的常见昆虫,分享自己的养虫趣事?说干就干。中考结束后,王子慧一头埋进了文章翻译中。

  “当写作仅仅作为一项爱好时,怎么写都不腻,灵感仿佛一块吸饱水的海绵,不用挤压都能滴下水来。但是真正想到要把它作为一个任务去完成,有一个具体的目标在前方时,反而感觉文字的泉眼日益干涸,很多时候甚至找不到写作的动力。”王子慧说,自己好几次有过放弃的念头,特别是上了高中后,繁重的课业负担、南外高手如云的竞争环境,都让她感到了巨大的压力。而当她决定把所有章节翻译成英语后,自己课内学习时间更少了,是父母的鼓励和督促让她坚持到了最后。她也很庆幸自己最终坚持下来了。如今家里饲养过的大部分昆虫已经在字里行间重生,英文翻译的过程更是极大锻炼了她的外语能力。

  “虫痴”也经常给家人带来烦恼

  很多人说兴趣是培养出来的,但王子慧的母亲黄女士表示,王子慧对昆虫的兴趣与生俱来。“家里没有人喜欢虫子,刚学会走路,同龄小伙伴都跑游乐场玩耍,她却钻到草丛里、树林里找虫子,总喜欢把各种各样的昆虫带回家。”黄女士坦言,从小到大,女儿的生日愿望永远都是希望拥有某一种虫子。一家人无论去哪里旅游,最后都能被她成功带成昆虫游——去呼伦贝尔草原,抓到一公一母两只蝈蝈,结果登机时被机场安检没收,伤心地哭了好久;去苏格兰,别人忙着欣赏异国风景,她却将镜头对准那里的蝴蝶;去皖南,大家欣赏美景,她却可以花1个小时看一只蜘蛛将比自己大两倍的飞蛾裹成美餐,再花一个小时看两只蛱蝶津津有味地吃屎……

  王子慧的爱好也经常给家人带来苦恼。因为痴迷昆虫,小时候时一有空就钻草丛翻树叶,经常弄得满身脏兮兮。小学四年级,学校里出现一只蟑螂,其他同学都躲得远远的,她却将蟑螂抓到塑料盒里带回家,每天喂它午餐肉,就是为了看看蟑螂繁殖的样子。

  最让妈妈印象深刻的是她高二上学期迷上了蜘蛛。因为妈妈特别害怕蜘蛛,一家人约定,家里不养有毒的大型昆虫,可她却偷偷从网上买来巴西捕鸟蛛、澳洲黑寡妇蜘蛛养在卧室的书桌柜子里,还买了蟑螂做饵料。偷养行为持续了半个月,直到一天蟑螂越狱被家人发现上才露馅,后经班主任耐心劝解才得以把蜘蛛送人。

  “每每在野外遇到一只正在蜕皮的螳螂、一只正在破茧的蝴蝶,我都要蹲下来甚至跪着才能一睹它们的容貌,用摄像镜头记录详细下他们的生长过程。俯下身去,这也许是对这些存在了亿万年的生灵最基本的尊重和敬佩。”在《家门口的昆虫记》一书中,有很多精美的昆虫图片,都是出自王子慧之手。

  对于逝去的昆虫,王子慧就把它们制作成标本。作为南京外国语学校昆虫社社长,她还手把手教社员们制作昆虫标本。4月18日,由王子慧亲手制作的116种昆虫标本手工艺品在南京外国语学校展览教室正式展出。展览馆中有各种各样的蝴蝶、飞蛾,还有甲虫、天牛、蜘蛛、蚂蚱、蝗虫等南京周边随处可见的昆虫。所有标本按类别分布排列,蔚为壮观。谈及举办昆虫标本展的初衷,王子慧表示:“大多数昆虫生命短暂,有的甚至只有几天时间,将死去的昆虫制成标本,永远封存它们的美丽,也是一种生命的延续。”去年,学校举行义卖活动,她将20份简易昆虫标本框现场售卖,很快被一抢而空。于是她灵机一动,既然同学们这么喜欢,何不将自己家里库存的宝贝都展出来让大家欣赏欣赏,以此同学们在走进昆虫世界的同时,也养成爱护自然保护自然的意识。她的想法得到了学校老师们的大力支持,并特地腾出地方给她办展。

  每一次蜕变都至关重要,她立志做“中国的法布尔”

  《家门口的昆虫记》成稿后,南京农业大学昆虫系主任、博士生导师王备新教授及其团队对书稿提出了很多专业性建议。“以前我一直把蝴蝶分成夏冬两季,老师告诉我越冬蝴蝶应该以羽化时间算,应该是夏春两季。我以前对蜻蜓身体构造的称谓也不准确。”王子慧说,很多昆虫蜕壳后都会留下几根长长的白丝线,有人说是腮腺,有人说是肠体,请教老师后才知道是气管。

  与昆虫有关的经历也引发了她对生物学的兴趣。随着昆虫饲养变得更加专业,王子慧对生物学愈加着迷,她的人生理想就是未来从事生物学研究。“每次看着这些小生命们长大、蜕变、衰老,了解它们交配、繁殖并开始新的生命循环的过程,都会由衷地感到这些小生物的生命历程是多么令人敬佩!”王子慧说,“人类有近百年的寿命,我们总是忽视生命的重要性,但昆虫从来不会有这样奢侈的想法。它们只有非常有限的时间。对它们来说,每一次蜕变都至关重要。即使是在地下生活了多年的蝉,它们也只能在爬出大地后歌唱和飞行一个夏天。对于很多昆虫而言,它们唯一的使命就是确保它们的孩子能活下去,把基因传给下一代。正是这种纯粹,使它们得以存活数百万年,比星球上的任何其他动物数量都要多。她认为这些故事值得一次又一次地讲述,希望让更多人能够了解。”

  “在生物学领域,昆虫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一大类群生物,在动物界的总数也是最多的,大概有一百多万种,分类也特别难。王子慧同学是发自内心地喜欢昆虫,也让我们很惊喜。”南外生物教研组组长章熙东也是昆虫社团的指导老师,他告诉记者,“王子慧是我较为得意的一位‘社长’,她对身边的昆虫做了很多调查,通过她自己对这么多种类昆虫的观察能够撰写成文,而且,她能够从昆虫的蜕变过程中感受生命之美,也是我比较赞赏的。我也希望她能够通过这样的成长经历,完成一个从中学生到大学生的蜕变。”

  新华日报·交汇点记者葛灵丹/文、图王子杰 陶蓉/视频

标签:
责编:刘艳元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read_image_看图王.jpg
wzl.png
报业网书记头像-许昆林.png
受权.jpg
微信图片_20220608103224.jpg
cj.jpg
微信图片_20220128155159.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网上不良信息_00.png
动态.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