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报业网 > 首页 > 正文
儿科医生何时不再是“小儿科”? 缓解儿科医生短缺窘境需要多方发力
2022/07/21 22:12  新华报业网  

  交汇点讯随着中小学生暑假到来,加之气温日益“高烧不退”,南京几大医院的儿科又迎来患儿就诊高峰。“最近我们的门诊量每天都在70多号,人少事多,忙得不可开交。”南京鼓楼医院儿科主任刘光陵告诉记者,目前儿科只有5名医生,其中每天还要抽调2人去发热门诊支援,实际上只有3名医生负责日常值班,非常忙碌。

  “当下正是毕业季,因此我们正在委托医院人事处各地招聘儿科医生,去了全国不少医学院校,我们甚至到‘58同城’去挖医生,目前有意向来我院的有10人,其中两位是博士学位,但也只是意向,到底能不能来也是未知数。”刘光陵说,即使8月份新人进来了,也不能马上到岗“实战”,还要经培训、考试合格后才能上岗,但眼下的日子每天都非常难熬。刘光陵表示,8月左右,医院儿科急诊、儿科病房等将陆续开放。因此当下解决儿科医生人手不足的问题尤显迫切。

  近年来,儿科医生奇缺一直是业界关注的热门话题。据南京医科大学儿科学院副院长唐维兵介绍,在今年医学类院校本科招生的专业中,儿科的人气排序远远落后于热门的口腔医学,也赶不上同为人才紧缺专业的麻醉学、精神医学等。学医热潮下,儿科似乎又一次遭受冷遇。由于工作压力大、难度高、收入低,选择儿科的年轻医生并不是主流。

  有数据表明,全国每年有80万医科生毕业,成为医生的只有2.2万人,而成为儿科医生的仅300多人。如今,全国儿科医生的缺口约在20万左右。

  “医学生多数不愿意做儿科医生,尤其是男生,多数选做外科医生。”南京鼓楼医院儿科副主任医师彭洪军告诉记者,人们通常说“小儿科”,意思做不了大事业,小儿科病人,一是用药少、检查少、手术少;其次是慢性病少,多数是感冒发烧等小毛病,住院时间短。患儿哭闹是常态,工作环境恶劣。

  “儿科任务重、回报少,这些都导致医学生不愿做儿科医生,不想到基层做儿科医生,更不想到偏远地区做儿科医生。”在唐维兵看来,与大医院儿科相比,基层更缺儿科医生,这就造成患儿在基层得不到及时、专业、高质量的诊疗,家长就选择到大医院,导致大医院过于繁忙。

  “儿科风险大、成本高,还容易引来医患纠纷。”徐州市儿童医院儿科主任、徐州医科大学第二临床医学院儿科学系主任杨秋丽告诉记者,与其他科室相比,儿科医生需更有耐心,因为很多时候儿童表达能力有限,不能清晰表达身体的病痛,所以儿科也被称为“哑科”,家长对病史无法准确描述,儿科医生对患儿的病史采集较困难,检查时患儿配合依从性不好,使得诊疗较为困难,所以儿科医生最重要的就是耐心。

  此外,儿科医生需更有细心和责任心,儿科疾病很多症状不典型、变化快、危重症较多,对患儿自身疾病的症状及辅助检查结果需仔细甄别,特别是患儿用药,因体重不同,用药的剂量也不同。儿科医生不仅仅要处理当前,还要预见未来。儿童不同于成人,处于不断生长发育阶段,除了个体差异,性别差异以及年龄差异外,对疾病造成的损害恢复能力也不同于成人,儿童时期疾病有可能对后期生长发育造成影响。

  杨秋丽介绍,儿科学专业是国家紧缺专业,为解决儿科医生缺口的问题,国家卫健委和教育部联合推进儿科学本科及研究生人才培养力度。为缓解缺口,响应国家号召,徐州医科大学儿科学专业于2019年开始独立招收五年制儿科学专业本科生,从2016级临床医学专业分化出儿科学方向学生进行培养,2021年已毕业29人;现有在校生临床医学(儿科医学)专业30人和儿科学专业141人,共171人。

  儿科专业性强、医疗风险较大、工作劳动强度较高,而儿科医师薪酬相对较低,导致愿意从事儿科专业的医生较少,儿科专业对医生吸引力不足。杨秋丽表示,患儿家长在缺乏儿科医学知识的同时对儿科医疗行为的期望值过高,医疗风险较大,父母和祖父母们都十分关注患儿,但家长对于一些医学常识、用药会存在相应的认知误区,对儿科常见疾病特别是急危重症患儿的病情变化更是难以理解、难以接受,忽略医学不确定性及高风险性等特点,当出现诊疗效果不理想、病情恶化时,常表现出不能接受,从而导致医患冲突,儿科引起医疗纠纷的风险较大。

  彭洪军说,儿科是医院里最累、最苦的科室之一,工作强度大,每天每个儿科医生往往要看十几名到几十名患儿,季节性患儿增加时,甚至要看上百名患儿。由于儿童特别是婴儿无法准确地用语言表达,很多症状都要靠医生观察和发现,与家长的沟通也需要更充分,这就特别费时费力。

  《2017年中国卫生和计划生育统计年鉴》数据显示,儿科医师工作量是其他医师的2.4倍,年均承担的出院人数也是其它执业医师的2.6倍,但儿科医生的收入只有非儿科医生的76%。收入与付出的不对等,导致了大量儿科医生转向行政岗位或其他领域。

  为缓解儿科医生紧缺窘境,需要多方发力。杨秋丽表示,医院方面要不断优化儿科医生医疗执业环境,减轻其职业风险压力,降低工作负荷强度;加大儿科医生交流平台和空间的拓展,解决好儿科医生职业规划提升的路径;对儿科医生减负,减轻儿科医生非医疗性任务。

  “一方面,我们要健全分级诊疗制度,把基层儿科医生培养好,让儿童常见病多发病在基层就能解决;另一方面,再提高儿科医生的待遇,这个问题就可以逐渐解决了。”唐维兵时常告诉自己的学生,要有一个良好的心态和正确的价值观、收入观。另外,“随着国家对儿童、对儿科越来越重视,收入结构肯定会调整。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有信心。而且我们干的是朝阳产业,服务的是国家的未来、民族的希望,这份成就不是其他行业所比拟的,要有自豪感。”

  还有专家表示,政府方面也应加大基础性投入,政府要加大对儿童专科医院以及综合医院儿科的扶持;加大基层儿科的建设,加强基层儿科医生专科规范化培训,使基层儿科医生儿科更好地掌握专业及相关学科的理论知识临床技能等;加大儿科专业人才的培养,逐步弥补儿科医生的不足;提升儿科医疗服务的价格,医保部门应在儿童医院及儿科专科的结算政策上有倾斜;提高儿科医生收入待遇标准。

  新华日报·交汇点记者 仲崇山 王甜

标签:
责编:刘雨菲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受权.jpg
微信图片_20220608103224.jpg
cj.jpg
微信图片_20220128155159.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网上不良信息_00.png
动态.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