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报业网 > 首页 > 正文
国创动画进入新赛道、劳动中的语文|文艺周刊荐读
2022/08/25 10:57  新华报业网  

  新华日报·文艺周刊(第184期)

  【繁花】

  【新潮】

  【繁花】

  向原创发力,国创动画进入新赛道

  □本报记者吴雨阳实习生宋沁语

  近年来,“现象级”中国动漫作品频出,提升“国漫”底气的同时,吸引越来越多的创作者和资金涌入赛道,也让国创动画发展面临多元化、创新性的新要求。8月23日,由江苏省广播电视局指导,南京市委宣传部、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等主办的南京(国际)动漫创投大会开幕,众多动漫创业者和动漫创意与研发机构、知名投融资机构负责人齐聚一堂,共话优质国创动画的发展之路。

  讲好故事

  优质动画创作的秘籍

  据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对全国动画片播出及收视情况的数据分析,今年1—7月份,动画片播出总部数、总集数、总时长较去年同期分别上涨7.7%、6.3%、6.1%,收视表现大幅攀升,青年用户规模高速增长。

  国创动画的影响力日益壮大,已从原先的高数量增长转型为精品化发展。业内人士指出,目前国创动画受众的年龄层明显拔高,看动画越来越成为青少年生活中密不可分的一部分。如何讲好故事,有效满足观众的观赏需求,是亟待解决的行业难题,也是优质动画创作的“秘籍”。

  在中国动画学会会长马黎看来,作为一种文艺形式,国创动画的内核同样离不开“真实”,只有聚焦现实、紧扣时代的现实主义作品才能触动人心。近年来,就有这样一批广受好评的国创动画脱颖而出:《大王日记》以一只充满喜感的橘猫的视角,讲述支教大学生帮助贫困山村脱贫的温暖故事。《可爱的中国》从一个当代小游戏迷的视角切入,用当下青少年的思维方式重新思考革命年代的历史环境和人物。《下姜村的绿水青山梦》刻画了当代中国美丽而不失现代化的农村,从当今青少年的认知出发描绘乡村振兴画卷。马黎认为,始终保持对现实的高度关注,让动画创作者得以与时代同频共振,把崇高的价值和美好的情感投入到作品中。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主旋律”国创动画均注重打破刻板印象,展现出新时代青年的青春力量。央视动漫集团董事总经理蔡志军认为,它们的“出圈”恰恰说明,作品是否受欢迎,关键在于创作者能否用符合当下观众审美的艺术创作满足其情感想象和体验。“比如,创作动画《林海雪原》时,我们在忠实原著的基础上避免说教和格式化,并根据现在青少年对偶像的认知,为人物造型增添设计感,洋溢出青春阳光的一面。要知道,少剑波、杨子荣等人民英雄在当年也是年轻人,我们其实是再现了那个年代年轻人的感人故事,这样才能走进青少年心里。”

  一个可喜的现象是,国内越来越多的动漫企业开始从后期制作转向原创,神话、童话、科幻、魔幻和现实题材呈百花齐放之势。蔡志军同时提醒,动画创作要避免单一和扎堆,更不能屈从于短暂流行,应该从生活中找题材、找剧本,把时代的发展和文明的进步融入创作。“鼓励创新,并不仅仅是把文化元素嫁接到动画作品里,更要把符合时代需求的创新点融入作品中,体现出创作者鲜明的个人追求。”

  传承国风文化

  激发更多情感共鸣

  8月19日,国产动画电影《新神榜:杨戬》全国上映,短短两天便实现票房破亿。该片对于“仙界”的呈现极富中国色彩,特别是一场“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的乐舞戏,栩栩如生地再现敦煌壁画中的奇景,让观众深深沉醉。近年来,《哪吒》《青蛇》《杨戬》等取材于中国传统神话故事的动画片持续走红,也引发业内思考:如何在传统文化的背景中融入新的价值理念,使古今对话有空间,国创动画有内涵?

  拿《哪吒》和《杨戬》作比较,前者破天荒打造了“恶童哪吒”的形象,用重构将神话故事世俗化,通过传统故事讲述当下价值观。人们从“哪吒”身上感受到的,有强烈的个体意识,更有一种面对未来的积极开放的精神。相比之下,《杨戬》剧情虽脱胎于传统神话故事,却少了点东方智慧的深度与哲理。“可以预见,对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挖掘和运用是当下和以后动画创作的趋势,但一部优质动画作品需要更深入的思考和更高明的表达。”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院长、动画导演李剑平认为,只有充分认识中华传统文化才能古为今用,除了视听的享受,更应重视其中永恒不变的情感共鸣和心灵启发。

  在李剑平看来,中国文化并不等于传统文化。在创作中所用的内容,必须先识别其中的时代局限性与糟粕点所在,撷取其中凝聚着中华民族的精神追求、文化内涵和审美功能的优秀部分。同时,也需要重视中国文化的与时俱进和多样性表达,“打破偏见,拒绝被定义,中国风的美好绝不只是被‘儿化’的想象,不倒翁小姐姐背后的华丽不夜城,河南卫视的绝美飞天,文化自信、艺术自信正在被看见,也需要被更多双俯视的眼睛看见。”

  投资“春天”临近

  开启全产业布局

  相比影视、游戏,动漫产业很“慢热”。多位动漫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一部动画片投资动辄上千万,而且资金回报周期长、风险大、回报率不确定,对动漫企业和投资方来说都是“不能承受之重”。不过,随着近年来国创动画精品频出,市场反应不断向好,动画投资格局整体有所改变。

  浙江祥源文化投资发展中心负责人林永国表示,就动画领域而言,目前国内以市场产业投资为主,包括爱奇艺、优酷、腾讯等老牌网站,以B站为代表的新兴平台,以及电影公司、文旅相关投资机构等,目前业界投资总额不断增长,上升趋势比较明显。“从票房来看,亲子向、合家欢的动画内容表现稳定。系列片和游戏改编作品,扩大了受众人群,有较高的市场韧性。青年向、挖掘中国传统文化的动画内容则将动画商业天花板拉高,已经获得了主流电影市场认可。这些现象无疑都鼓励了投资者的信心。”在林永国看来,投资的变化也印证着国风动漫的精进之路,投“头部”抢“腰部”、投“差异化”、投“长尾”等基本原则,仍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国产动画的投资方向。

  随着动画全产业链的重要性不断彰显,目前越来越多的动漫制作方会选择“动漫造星模式”,即在动画制作之初就进行IP形象授权方面的布局。此次创投大会上,不少企业来到现场的推介环节,寻求投融资、预售、播出和衍生品开发等合作机会。“南京阿槑”就是南京玲珑天文化成功打造的动画IP,圆圆的脑袋、粗粗的八字眉,再配上标志性“香肠嘴”,一个南京本土“小杆子”形象栩栩如生。3年来,“南京阿槑”积累了良好的人气,保障了核心动画《槑好时光三部曲》的持续制作。“从求生存到真正活下来,我们走过了11个年头。”总经理李红萍感慨说,着眼于立体化的动漫IP延伸发展,更需要从业者潜下心来打磨内容,“毕竟,IP化只有以内容为核心才能健康发展。”

  【新潮】

  劳动中的语文

  汪政/文

  马上要开学了。今秋开始,劳动课将正式成为中小学的一门独立课程。此前,教育部颁布《义务教育劳动课程标准(2022年版)》(以下简称“劳动课程标准”)的时候,消息一下子冲上了“热搜”,满屏都是孩子要做饭、学烹饪的帖子。其实想想也正常,多少年来,孩子们一直远离庖厨,甚至连剥鸡蛋都不会,一下子要跟锅碗瓢盆较劲儿,确实让人尤其是家长们有些反应不过来。

  而且,更多的社会反应还会接踵而来。学校自不用说,劳动课怎么开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别说学生,许多青年教师的劳动意识与劳动技能恐怕都不达标呢。校外培训机构一定看到了机会,完全可以带着孩子们一边过家家一边培训他们的劳动技能;亲子餐厅也会推出新的项目,许多游戏都可以改为劳动,连餐饮制作都可以一块儿打包卖给家长和孩子。农家乐、工业旅游、游乐场,连同社区服务,养老院、流浪动物救助站,还有形形色色的志愿者与公益项目招募都可以参与进来。还没有哪种课程能实现这样大面积的动员,真正地将家庭、学校与社会资源整合到教育教学之中,不久的将来,我们的社会也许将成为孩子们劳动的大课堂。

  每个人都可以自行理解劳动课程标准。我就从中看到了语文。

  有了劳动课,孩子们不愁没东西写了。以前,孩子们整天都在学习,到了写作文时就发愁,没有生活,没有体验,没东西可写。现在好了,从洒扫庭除到一日三餐,从工厂到农村,从传统工艺到新技术……火热的生活迎面扑来,无尽的远方与无数的人们,都与他们有关。或者,就说孩子们自己,有成功的喜悦,也有失败的忧伤,有个人不懈的坚持,也有团队协作的感动,随便一抓,便可成文。

  这还不仅是解决了写作素材的问题。作文的关键是什么?是人的成长和对自己的发现,是对社会、自然的认识与理解,是对大千世界的体察与体验。而劳动恰好解决了这个根本性的问题。人的许多素养也都在劳动中获得,直接或间接地。情感、意志、品德,包括审美,无不与劳动有关,而这,不正是语文特别强调的吗?

  一旦劳动了,你不“语文”都不行,不写作都不行。还没动手劳动,先要动手作文——制订具体的劳动方案。流水账式的节目单不行,最好是具有一定创造性的解决方案。劳动的过程也离不开写作,还要反复修改,语文的作文课甚至都没这么要求过,我创造一个新的作文名词,这应该叫“动态作文”。劳动结束了,还是要作文,因为要写劳动周志,记录自己的心得体会和任务完成情况。

  语文的所有能力几乎都能在劳动中得到运用和提高。劳动中的听、说、读、写太丰富、太精彩了。比如听,劳动前我们要进行培训,要学习。就说最简单的家里的清洁劳动,也要先听听爸爸妈妈的指导,更不用说那些复杂的、技术含量高的劳动项目了。至于劳动中的一些活动,如与工人、技术人员交流劳动经验,聆听其讲述工作过程、奋斗经历,邀请当地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技能大师进校园,开展劳动实践指导等等,都对听的能力提出了很高的要求。这是真实情境下的听,是任务驱动、问题导向的听,它事先没有现成的文字文本,完全是在陌生的语境中听。在这样的听中,我们要仔细捕捉那些关键信息,因为这些关键信息事关能否正确地进行劳动操作,能否顺利地完成劳动任务。听与说常常相伴。在上述听的活动中,我们肯定有不懂的地方,这就要问,要说。在劳动过程中,成员之间的交流必不可少,更是不同形式的“说”。

  劳动课程标准中对读的要求,在我看来,它是对语文课程有力的补充和有益的拓展。语文中的阅读材料,不管是古代的还是现代的,中国的还是外国的,大多是典范的语文作品,大多以连续性的文字文本为主。虽然现在已经十分强调实用文阅读,但比例并不大,即使实用文在我们日常生活中的作用非常大。粗粗地分析一下劳动课程标准中的阅读,基本上是实用文阅读,文本形式也非常丰富,既有连续性文本,又有非连续性文本,还有其他非典型性文本,阅读之前往往必须先进行前期的支架性阅读。这样的复杂性阅读,对语文阅读训练就很有启发。

  我最看重的是劳动中语文能力的综合体现。从来就没有抽象的语文,真正的语文一定是在生活中。《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2022年版)》提出并强调了“语文生活”的概念,是语文课程需要认真考虑的课题。现在,劳动课程标准似乎轻而易举地就做到了。我觉得,劳动课程标准中几乎所有的任务群都可以移植到语文学习中,成为语文综合训练的平台。其实,从语文的人文精神到语文的生活运用,从隐性的知、情、意的涵育到听、说、读、写能力的训练,在劳动课程中都是紧密联系、不可分割的。而这正是语文原初的存在方式,它就存在于生活中,存在于劳动中。我经常说一句话,任何事情说到底就是一个语文事件。这不但是说任何事情都可以进行语文化表述,更是说,从事情或活动的起因到思考谋划,再到实施过程,最后到成果的言说,语文水平的高下都起着十分重要甚至是决定性的影响。所以,劳动课程标准的实施,给了语文教育新的用武之地。

  劳动课程标准中几乎列举了义务教育的所有课程,要求与它们结合,却单单没提到语文。而劳动课程几乎全程都在语文的支持之下,怎么偏偏忘了这门课程?编制者可能只注意到了劳动内容。其实,语文既是劳动课程要借助的工具,也是劳动课程的内容。语文提供了多少对劳动的哲学阐释?又对各行各业的劳动做了多少生动的描述?至于那些劳动与劳动者的故事更是车载斗量,这些不都可以运用到、渗透到劳动课程当中,成为劳动项目的设计元素吗?

  是的,劳动与语文紧密相连,劳动与语文都是美丽的。

标签:
责编:刘雨菲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read_image_看图王.jpg
wzl.png
报业网书记头像-许昆林.png
受权.jpg
微信图片_20220608103224.jpg
cj.jpg
微信图片_20220128155159.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网上不良信息_00.png
动态.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