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报业网 > 江苏 > 文化 > 正文
男幼师,成为小朋友们的“大先生”
2022/01/20 22:22  新华报业网  

  在“双减”新政下,青少年的阳刚教育越来越成为一个社会话题。如何培养青少年的“阳刚之气”?很多专家认为须从娃娃抓起,给幼儿教育输入更多的力量、坚毅与勇气。但如何当好一名男幼师,怎样去面对幼儿教育中的偏见与挑战?本期《人文周刊》走近了江苏多位一线男幼师,听听他们如何做好小朋友们的“大先生”。

  减“糖”加“盐”也是教育的艺术

  男生能做好幼师吗?男幼师做久了,是不是会变得“娘”?和女幼师待久了,会不会像她们一样“可可爱爱”?

  韩宗友哭笑不得。当初高考报志愿时,因为是艺术特长生,想去大城市发展,又喜欢孩子,他没太多想,就报了常州工学院学前教育专业,毕业后进入常州市新北区圣玛丽世贸幼儿园。真正成了幼师后,他发现现实其实很“骨感”:承受异样的目光不说,如今现代化的学前教育也远非“带孩子玩玩”那么简单。

  韩宗友

  遵循《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围绕语言、社会、健康、科学、艺术等五大领域搭建课程体系,如根据节气制定特色课程,培养社交礼仪,做科学实验,教画画和手工,组织各种能激发孩子兴趣的有益活动——学前教育丰富庞杂到几乎无所不包。韩宗友吓了一跳,赶紧回头捡起大学时学的心理学、教育学、学前教育学,才发现这些“高大上”的知识已是现代幼师的必备素养。

  “我太难了!”被“神兽”召唤出“三头六臂”的韩宗友忍不住喊累,但这反倒激起了他证明自己的念头。

  渐渐他发现,男幼师可以走出一条与女同事“错位发展”的道路。

  一是做“直男”,“直”是“直接”和“理直”。幼儿园里女老师多,语气温柔、亲和力强是她们的优势,但如果只有“姐姐”“阿姨”,孩子容易变得娇气和任性。韩宗友的做法是减“糖”加“盐”——如果小朋友做错了事,他习惯更直接地,有理有据地,指出他们的错误,敦促他们快快改正。

  体育项目几乎是为了男幼师“弯道超车”而存在。打篮球、踢足球、翻单杠,没有任何难度。为了进一步激起孩子对体育的兴趣,韩宗友甚至示范爬树!只见韩老师手脚并用,一溜烟爬到了树顶,动作不算优美,胜在娴熟矫健。“老师你太帅了!”小“粉丝”们围拢在树下,拍着手欢呼。

  男幼师还必须是细心的“暖男”。只要带刚入园的小班,韩宗友坚持和那些因“分离焦虑”而哭闹崩溃的孩子及其父母保持沟通。成长总会经历蜕壳的阵痛,重要的是老师一直都“在”。

  小朋友一本正经告诉家长:“比起爸爸我更喜欢韩老师,因为韩老师会陪我们玩,教我们很多东西,爸爸只会玩手机。”

  家长又好笑又惭愧,韩老师却甜到窝心。这些萌言萌语让他不再怀疑当初的选择——对宝贝们来说,他是老师,是哥哥,也是严父和慈母,这些复杂多元的角色,组成了一位优秀男幼师不可替代的价值。

  “其实,对处于入园适应期的孩子来说,亲切的女老师更有优势;等孩子适应了新环境,进入到展示自我、健康成长的阶段时,阳光自信的男老师更容易帮孩子树立起对理想中‘我’的想象。”韩宗友摸出了一套规律,“实际上,男女幼师的存在是互补的。在发挥性别优势的前提下,女幼师不妨更‘刚’一些,男幼师可以更‘暖’一点。”

  徐再佑

  一直都“在”,但必要时懂得“放手”,同为圣玛丽世贸幼儿园老师的徐再佑,也找到了“男人带娃”的独门秘笈。

  有一年,幼儿园里安装了新的游乐项目:一座摇摇晃晃的独木桥。孩子们燃起好奇,跃跃欲试,可又不敢——要是摔下去一定会很痛。

  徐再佑鼓励孩子们试试。“老师你能扶着我吗?”有胆子大的孩子报名尝试,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孩子放心地张开双臂,像摇头摆尾的小鸭子,歪歪扭扭地上了桥。在孩子走得最稳当的一段,徐再佑悄悄收回了手。

  “哇,我自己走过了独木桥!”

  “我就说你能做到的,你看你是不是很厉害?”

  其他小朋友顿时有了勇气,在老师隐蔽的保护下,一个个顺利过了桥。看着这一幕,徐再佑心里一动:成长哪能没有困难,老师不就是孩子的拐杖和摆渡人么?

  带着孩子在生活中学习,是幼师最重要的职能。

  1997年出生的耿金牛,圣玛丽“幼师男团”里年纪最小的老师。一天,他正在班里给孩子上课,突然“天降难题”:一只小鸟“扑通”一声,撞上了教室的玻璃窗。

  耿金牛

  孩子们赶紧跑出去看,发现小鸟奄奄一息。门卫郑爷爷告诉孩子们,小鸟已经救不活了。沉默中,一个清脆的童音响起:“我们给小鸟举办葬礼吧!”

  好主意!耿金牛第一个赞成。趁着午饭后散步的时间,他带着孩子们找了片空地,拿铲子挖了坑,给小鸟举行了简朴的葬礼。还有细心的女生采了小花,放在鸟儿的坟冢上。

  “如果你来生再做小鸟,可千万要注意安全,不要再撞到玻璃上啦。”

  “小鸟一定是东张西望才会出意外的,我们可不能学小鸟,过马路的时候一定要小心!”

  借着鸟儿的悲剧,耿金牛给孩子们上了一堂“生命教育”课。大自然有死亡、有离别,人也如此,我们除了要好好对待大自然的生命,也要保护好自己的生命。台下,孩子们忧伤的目光,渐渐明亮了起来……

  九零后男孩,自己都还是“惯宝宝”,为什么愿意当幼师?

  这样的疑问,“男团”成员不知听到过多少次。每到这时,耿金牛总忍不住想起自己的童年。久远却清晰的记忆里,一位妈妈般温柔的阿姨正耐心地安抚着大哭大闹的自己……

  原来,一名好的幼师有巨大的“超能力”,能让人一辈子记住那份无私的爱,并把它传承和播撒下去。幼师不分男女,因为童心和爱心不论性别,只要身怀这两样法宝,男幼师一样拥有最柔软最强大的能量。

  “爸爸”是种治愈

  工作日每天早上7点40前,陈昭成必定会准时到达幼儿园。和班上30位小朋友一起运动、谈话、唱歌、游戏……这位小朋友们的“大朋友”,是一位26岁有着6年教龄的男幼师。

  2015年,江苏首批免费幼儿师范男生毕业进入工作岗位,淮安市天津路幼儿园也迎来了第一位男幼师,他便是陈昭成。目前园内60余位教师中,其中有5位男幼师。

  陈昭成认为,在幼儿园,男老师和女老师能形成很好的互补。“在平常教学使用的多媒体信息技术方面,可能我们上学的时候会多学一些,更感兴趣,研究得多一些,所以老师们有问题都会来找我。”目前担任小班学年教研组长的他,还是整个片区幼儿园信息技术2.0工程的负责人。作为幼儿园管理者,在园长刁玉萍看来,女老师和男老师思维方式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对此陈昭成很认同,“女老师可能更侧重感性教育,而我们可能更侧重理性教育”。他记得去年幼儿园进行制作风筝小组活动时,女老师们倾向教小朋友如何配色做出美观的风筝,而他则倾向教小朋友们如何架构能让风筝飞得更高,告诉孩子们为什么这么做,潜移默化地传递给他们一些科学知识。

  陈昭成

  遇到男幼师,对小朋友和家长而言,也是一种不寻常的“惊喜”。在体育教学中,陈昭成和其他男老师会教给孩子们篮球、足球等女老师可能不擅长的运动技巧,“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都很喜欢,而且男老师可能还会设计一些有挑战性的活动,鼓励孩子们试一试。”他告诉记者,自己曾在运动时间,将几个椅子叠成一人高,在做好安全防护的前提下,让孩子们从椅子上以不同方式跳到下面垫子上,“跳完孩子们都感觉很刺激,纷纷要求再来一次。”他希望通过这个练习,让孩子们逐渐变得更勇敢、更坚强。园长刁玉萍也说,男幼师的加盟,让幼儿教育多了一点刚健精神。

  “每个工作都有压力,但是我和孩子们可以相互慰藉。”去年,陈昭成第一次尝试带小班,“看到孩子来了,我喜欢把孩子抱起来,举得很高,孩子也很高兴。女老师力气不够,就很难完成这个动作了。”6年来,他从初出茅庐的手忙脚乱,到如今成为男幼师的“师傅”,在成长过程中,他也逐渐品味到这份职业带给自己的幸福和治愈感。“前面几年我都带中班和大班的孩子,有一次一个孩子叫我‘爸爸’,还有一次一个孩子的妈妈给我发信息,说很感谢我,孩子父亲在家带孩子的时间很少,我们男老师的存在,也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孩子教育中父亲缺位的遗憾,我觉得这都是从心里面对我们男幼师的认可。”小朋友的一句话、一个抱抱、一张笑脸……他们和孩子互相见证着彼此的成长。

  提起当年初中毕业后选择报考南京幼儿高等师范学校,陈昭成说当时并没有想很多,“刚好遇到江苏省第一年推出首批免费幼儿师范男生培养计划,毕业后有事业单位编制,班主任老师给我们通报政策后,我就决定报名了,男幼师也是教师嘛”。他回忆,当年全校有80位男幼师师范生,全省有300位,在经过4年的学习和1年的在岗实习后,如今大家在各自的幼儿园“齐头并进”,不少都成为了园里的教研组长甚至干部。

  陈昭成

  走出幼儿园,大家对男幼师怎么看?“当年我考幼师专业的时候,家里亲戚们都不看好,说男生为什么要去幼儿园当老师?近几年周围人的观念也慢慢发生了转变,他们看到我和整个行业的发展,对我们的职业开始认可。”陈昭成记得,当江苏出台首批免费幼儿师范男生培养计划时,一些媒体曾经用“男阿姨”来称呼,而如今“男幼师”早已不再是生僻词。

  作为幼儿园的“少数群体”,陈昭成和另外几位更为年轻的男老师组成了一个“队伍”,大家相互学习、交流,新幼师难免会遇到些难题,他也会传授经验、进行疏导。而这支“队伍”也成了幼儿园老师中的“气氛组”。刁玉萍提到,每年新年联欢会上,男幼师们会一起上台表演一个节目,是园里的“搞笑担当”。“我们和女老师们相处得都很好,我们男生性格可能比较爱开玩笑,不过大家还是会相互帮助,不会让哪位老师感到孤单。”陈昭成说。

  希望成为“研究型”幼师

  滚铁环、踩高跷、安吉梯……1月19日上午8点,盐城射阳县海通镇实验幼儿园的操场上,一个高高瘦瘦的帅小伙正带着小朋友们一起做游戏。

  他叫费文成,今年25岁,射阳县海通镇实验幼儿园的一名幼儿老师,也是盐城市首届定向培养的男幼师,今年是他工作的第四个年头。

  长期以来,幼儿教育几乎是女性的天下。费文成所在的幼儿园,有3名男幼师,近30名女幼师,1:10的比例虽仍然比较夸张,但相较于前几年,已是巨大的进步。

  作为园里极少数的男教师,费文成既是全园的体力担当,也是孩子们眼里无所不能的“游戏王”。“他们喜欢被我高高举起,会偷偷送给我巧克力,还会和我分享小秘密……”说起孩子们,这位大男孩眉梢带着隐隐的笑意。

  性别差异决定了男幼师在教学方式、思维方式上,和女幼师有所不同,费文成说,女老师一般比较的感性,男幼师更擅长理性思考。

  当孩子之间发生矛盾时,很多女老师的第一反应,是抚慰孩子的情绪,但他更在乎情绪产生的原因,以及事情的本质。

  当初奔着“事业编制”,懵懵懂懂的他撞入幼师行业,但工作之后,费文成发现,幼儿园里,很多问题都值得研究。

  在班级活动中如何指导边缘性学生?如何在运动中培养孩子的团队合作精神?如何破解高需求宝宝上幼儿园的分离焦虑?内向慢热型的孩子如何度过漫长的适园期?

  与社会潜意识里认为“儿童需要尽快被规训进入成人轨道”不同,费文成认为,童年,不仅仅是为成年做准备,其本身就是有意义的存在。

  他主张落实儿童中心理念,以“儿童视角”和孩子们相处,“儿童是有能力的个体,他们在获取经验的过程中,建构起自己对世界的认知,他们的感受和想法是值得被尊重和欣赏的。”

  无论游戏还是环境创设的环节,费文成都会优先考虑这些四五岁娃娃的想法,给他们充分的发挥空间。

  中班孩子,道德感很强,喜欢告状,上课或者做游戏的时候,不时有孩子举手打小报告,“面对这些情况,不能置之不理,也不能去批评另一个孩子。”费文成在教室里专门辟出一个“报告”版块,这个版块上,每个孩子都有专属的“本子”,他鼓励孩子把报告的事情画到本子里。如果有明显矛盾,费文成会仔细了解情况,请孩子们一起参与讨论,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案。如果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孩子们在画“报告”的过程中,随着情绪渐渐平复,也会对自己的行为进行反思。

  上大班的孩子,抽象思维开始萌芽,个性也初具雏形,费文成引导孩子们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幼儿园主张“课程游戏化”,根据孩子的特点,将课程渗透到游戏各环节,费文成经常请孩子们一起设计游戏。

  遇到团队作业,费文成让孩子们自由组合,再根据“能力互补”、“个性互补”的原则进行微调,这样保证每个小组中的孩子们,既能建立良好的友谊,也能在能力和个性方面相互借鉴。

  学前教育,在中国教育行业的发展有很大空间,对男教师的需求尤其迫切,但在费文成看来,男幼师在职场上面临的挑战不小。

  在刻板印象中,男幼师被叫做“男阿姨”、“男保姆”,有点“没出息”。刚工作的时候,社会偏见常常压得费文成喘不过气来,有时不太好意思对外提起自己的工作。

  收入低,也让他“抬不起头”,盐城普通幼儿园老师,月薪加上乡镇补贴,在5000元左右,如果没有家里的支持,买房结婚实在够呛。

  费文成还记得,自己刚开始相亲时,常因为“工作不体面,工资低”不被看好,这些年,也有些同学迫于压力转行。

  这种不适感在和孩子们相处中慢慢消融,“工作的第一个月,5岁的小男孩带给他一幅肖像画;初试烘焙的小姑娘会分享给他亲手做的饼干;有孩子回家后仍不停念叨‘成哥’,越来越多的家长希望孩子放在他的班级......”

  这些信任让费文成渐渐有了职业认同感,“就像一个家庭,不仅要有妈妈,也需要爸爸这个角色,在幼儿园里也是相同的道理。”费文成越发觉得,帮助孩子们走好人生第一步,这本身就充满了意义。

  学前教育行业的天花板比较低,但费文成有明确的职业规划:希望开展更多科研课题,让“研究型幼师”成为他的新名片。

  前几年,他通过了南京师范大学学前教育专业的成人自考,今年,他参加江苏省基础教育青年教师教学基本功大赛(学前教育),获得一等奖。他希望,未来自己能研发出一套男幼师特有的教学模式,期待更多人加入到这支队伍中,让男幼师不再是“少数派”。

  新华日报·交汇点记者 冯圆芳 姚依依 周娴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专家链接:

  男幼师,成就教育力量和美好期待

  文/徐志国

  幼儿园男教师不是时尚的代名词,他们充盈着学前教育的独有的底色:刚强、勇敢、韧性和理性等。男性幼儿教师出现的价值不是让社会“热评”、让大众“欣赏”,而是去实现角色本有的教育功能,这种功能是站在幼儿和谐健康成长的角度思考的,即支持幼儿有完整的教育生活,推动幼儿可以更好的发展。

  幼儿园男性教师的培养、引进以及后续的发展一直是学前教育领域重点聚焦的课题之一。前期受工资待遇、社会偏见等诸多因素影响,男性幼师一直是“稀缺资源”,随着社会发展、教育理念的不断革新,大家普遍认识到学前教育阶段是幼儿个体性格秉性以及多元品质能力发展的关键期,而男性幼师对于幼儿诸多方面的健康发展具有一定的优势。故而,近年来社会对幼儿园男性幼师的呼声越来越高,各级政府层面的相关提案及教育部门的关注力度也逐步加强,期待加强男性幼师的培养,能给学前儿童的成长带来“阳刚之气”。

  2010年江苏首开先河,在全国率先试点五年制师范学前教育专业免费师范男生培养工作。省、市各级教育、人社等多部门立足幼儿的健康成长以及学前教育的高质量发展,联合支持幼儿园男性幼师的培养工作,在培养的过程中不断完善配套政策,建立跟踪培养机制,提前谋划就业安排,确保男性幼师毕业后下得去、留得住、干得好。多年来,通过多方合力,免费师范男幼师培养已成为江苏学前教育发展的突出优势之一,男性幼师在全省学前教育教师队伍的占比也从2014年不足1%到了当下已逾3%,同时很多已经成为领域专家以及各类岗位优秀的管理者,给地区幼教事业的发展带来了不一样的精彩。

  男幼师能否留得住,如何发展好并且发挥他们的价值是不可回避的现实问题。近年来,男幼师流失现象严重,江苏诸多地区教育行政部门和部分幼儿园在男幼师职后培养方面形成了一些比较好的举措,通过“两手齐抓”的方式确保他们留得住、用的好。一方面,通过投放编制、提高工资水平等措施,做好男性幼师稳定发展的“后勤保障”;另一方面,创造更多的成长机会和发展舞台,鼓励和引导他们走向“一专多能”,在日常保教工作中积极发挥他们的专长和优势,进而不断提升他们在幼儿园工作中价值感。

  期待有更多男性能走进幼教的田野,用专业的特质撑起学前儿童发展的“半边天”。

  (作者系常州市高新区幼教教研员,从事幼教工作20年)

标签:
责编:刘雨菲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read_image_看图王.jpg
wzl.png
报业网书记头像-许昆林.png
受权.jpg
微信图片_20220608103224.jpg
cj.jpg
微信图片_20220128155159.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网上不良信息_00.png
动态.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