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报业网 > 江苏 > 文化 > 正文
刷山中阅读“传奇”、李白诗歌中的南京老地名丨人文周刊荐读
2022/07/29 09:22  新华报业网  

  【记录】

  【文脉】

  【记录】

  刷山,在行走中阅读“山中传奇”

  随着今年来“露营热”的兴起,这段时间,不少人将追逐远方的目光,转向了家乡附近的山川。深度感受大自然,发现大自然的宝藏,成为了他们新的动力。“刷山”这个最新的热词,是对他们行为最好的诠释。他们自比“刷子”,用双足和眼睛细细“刷”过每一寸山野,不在于追求征服高度、克服难度、挑战速度,而是为了体验亲近自然、发现惊喜。踏上山路,可以是邂逅珍贵动植物的发现之旅,也可以是一群人新鲜有趣的社交之旅。在行走中有所发现,发现焕新的世界,也发现崭新的自己。

  邂逅夜光蘑菇

  每座山上都有“奇珍异宝”

  金鑫,小红书上网名叫“鑫班长”。她是南京一名新媒体从业人员,同时有着5年的刷山经验。“在山上,你永远不知道有什么样的惊喜在等着你。”这是她最爱说的一句话。

  金鑫刷山,几年前是为锻炼身体,又因为太喜欢大自然里的花草树木,从此不可自拔。或许是从小有跟着做医生的父亲辨识中药材的经历,金鑫对那些“神奇植物”有着一份特殊的情感,她也因此痴迷于刷山,解锁着南京各个神秘山头上的“奇珍异宝”——

  “青龙山上的花椒特别多,那里有一座水土奇特的小丘,出产闻名海内外的龙雾茶。”金鑫说,在青龙山山脉的天宝山,还出产一种叫刺梨的果子,很多人以为它只在云贵地区有,其实在南京也能见到。有一次在青龙山林场附近,她和小伙伴们还在小草坡上发现了零星的紫色小花,一查居然是属于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的大花杓兰。

  刺梨 供图:小溪

  大山毫不吝啬地给予她美丽的邂逅。牛首山上有小巧红艳的羊奶果,运气好还能看到野百合,伫立在山间峭缝之中。“听说早年牛首山有挺多野百合,后来因为遭到盗挖,近乎灭绝。”金鑫惋惜地说。将军山上有一种“野草莓”,它的学名叫蓬蘽,几乎每个山头都是成群成片的,非常好看。还有一次,在老山西线的时候,老远就闻到一股特殊的香味,金鑫赶紧拿出植物识别软件一查,原来是野生姜。她惊喜,“今天又打开一个新密码!”

  因为刷山,金鑫还结识了被大家称为“乌饭爷爷”的顾光林。他钟情于南京的乌饭树种植和文化传承。在南京的将军山和青龙山生长着南烛,这又称作乌饭树,是做乌饭的原材料。“乌饭爷爷”说南烛适合在这一带土壤中生长。这几年,野生南烛越来越少,为此他在汤山开辟了100多亩乌园种植南烛,将乌饭成功申请为南京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他这些年的梦想。

  南京的山里其实还有好多神秘的宝藏。每次上山,金鑫都认真将这一段段奇遇珍藏于心。

  紫金山被称作蘑菇类真菌的小型“博物馆”。这里腐殖质肥厚,野生菌种类丰富。那一次,金鑫和一位研究野生植物的研究生一起上山。天刚刚黑下来,她忽然发现前面有微弱的荧光出现,本以为是萤火虫,走上前去仔细辨别后,小伙伴突然惊喜地大呼,原来是它!这种假蜜环菌,暗夜会自带荧光。夜光蘑菇长在腐木上,天越暗光越亮。

  老山山脉的大椅子山上有野生毛栗子树,青龙山山脉的狐狸山上有野生枸杞,还有老虎洞山……原来我们只知道它们是“老山”“青龙山”,现在才知道它们的每一座山头都是有名字的。这也让金鑫感叹:“之前休假,大家都爱往国外飞,往其他城市飞,不知道身边竟然也有这么多惊喜。就比如,紫金山里至少有上百处小溪流,如今被大家熟悉的可能也只有十条不到。”

  供图:乌饭爷爷

  “阳春三月,山上有马兰头、野蒜、枸杞头,到了四五月份,有市民爱的春笋、野芹菜、榆钱、清明菜,六月有野生的蟠桃、毛桃、野杏、李子、青梅,非常香甜。而7、8月这个季节,山里的珍贵中草药金蝉花也可以采了。”金鑫的刷山帖,常常晒出美食的诱惑。今年3月,金鑫无意中发的一则刷山帖变成了热门,好多人因她而成群。

  越是亲近大山,就越是对山里怀有一份敬畏和热爱。金鑫说,比如遇见珍稀少见的兰花、野百合,第一时间会想到保护它们,让它们尽量不要被别人发现。老山深处有被列为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的明党参,有人一度认为它在紫金山、老山一带已面临绝迹。幸运的是,这两年随着生态环境变好,明党参的存量逐渐上升。“我们刷山时,但凡遇到纯野生的明党参,就会拔点草稍稍给它盖上,以免被挖。”

  爱山的人越来越多,金鑫也感受着南京的生态越来越好。有一次在老山,她忽然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一回头,发现一只白狐蹲在她面前东张西望,那一刻,她感觉自己置身于《聊斋》意境。还有一次去青龙山,忽然听到有点奇怪的声音,她循着声音往树林里走了大约十几米,转角发现了一窝刚出生的小野猪。它们竟然不是黑色的,而是浅色稍浅,“正奇怪,它们妈妈怎么不在。再一想,哎呀不对,赶紧跑!”

  一个人爬山是孤独

  一群人刷山是青春

  夜深了,“90后”年轻人潘经纬正在家里筹划着,这个周末可以策划什么户外活动。

  潘经纬的本职工作是园林设计,户外运动原本只是个人爱好。2018年,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几个朋友成立了“探趣金陵”线下平台,他负责“城市印象”板块,主打南京户外活动,主要经常策划组织户外徒步、爬山、文化行走,认识更细致的南京城,吸引了许多青年人加入。“为了策划每周末的活动,我把南京基本上都跑遍了。”

  忙碌的潘经纬,因为经验老到、细致认真,常被网友们称作“老潘”。老潘在“探趣金陵”基本上每周组织两到三场活动,带领大家去挖掘身边的“秘境”。比如,江宁宝卡湖,位于汤山附近,这是一处废弃矿形成的湖泊,因为宝蓝色的湖水而成了网红,再加上独特的丹霞地貌,吸引了很多网友的关注。青龙山最火出圈的是“十里长凹”青龙峡谷,在这里不出南京也能欣赏壮观辽阔的美景。九连尖,又称“华东小武功山”,横跨南京汤山和镇江句容,这里风景极佳,有迷人的高山草甸,成为新晋网红。

  “一旦网红景点爆出来,大家立即就有一种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的感觉,立马蜂拥而至。”老潘一一细数,今年春天,浦口老山老母猪沟登上大热门。刚刚过去的5月,江宁的“小纳木错”宝卡湖火了。这个夏天,老山吴家大洼又成了看萤火虫的热门地点。

  当然,还有大家最熟悉的紫金山,你可以在流徽榭、音乐台喂鸽子,也可以在钟山体育公园打卡,还可以在梧桐树下奔跑。老潘告诉记者,“初夏的夜晚,我们还有一场紫金山露天观影活动,大家一起夜爬紫金山,和小伙伴一起看露天电影,还能熬夜看个日出。”

  “我希望能够策划一些更加好玩有趣的爬山活动,赋予爬山更有趣的主题。不但能锻炼身体,打卡美景,还能够收获更多的快乐。”老潘回忆,今年4月,自己策划了一期在老山老母猪沟的徒步活动。他记得,当时走的是土台阶路,旁边漫山遍野的小野花,开得十分灿烂。而下个星期再去,花就谢了。在老山还能看到许多野生蝴蝶,有一次见到一种奇奇怪怪的蝴蝶,后来才知道是虎凤蝶。在紫金山里,他曾听到过野猪嗖地窜过的声音,有次夜爬,还发现了黄鼠狼。“希望大家多多欣赏爬山过程中的美景,保护山林生态。”

  在老潘看来,年轻人刷山,很多人最看重的是“和朋友一起”的过程。来的基本上是年轻人,共同语言多。每次出来活动,会自带午餐。在野外聚餐时,大家会分享生活中开心好玩的事,于是不认识的人也很快熟悉起来。“还有人收获了对象呢!”他笑着说。

  爬山之前,老潘会对路线的难易程度做评估,比如:这次活动的难度相当于“1.5倍紫金山”或“3倍紫金山”,大家可以自行判断,决定是否参加。他会提倡大家走正规登山道,带好装备,穿上合适的徒步鞋、带好登山杖,做好防护。同时,还号召大家准备好塑料袋,把垃圾带下山。

  “一个人爬山肯定很孤独,不如一起爬。”老潘总结了群友的反馈。“现在我们年轻人也会玩很多集体活动,像密室逃脱、剧本杀之类,但他们说,收获最多的,还是爬山。在爬山时我们一起经历了艰难,好像穿越了一场风雨。在风雨之中收获的友谊,更纯粹、也更坚定。”

  有什么推荐的刷山路线吗?对于记者这个问题,老潘好像一下子被点亮了。“这个你可真问对人了!” 他兴奋地说了起来:春天,推荐去老山,这里相对于紫金山更原始一点,当万物复苏时,山里一片新绿,各种野花、小动物,让你感觉到浓浓的春的气息;夏天,现在大家流行“夜爬紫金山”,到了山顶,可以买个冰棍,买杯西瓜汁,感受习习凉风,看看下面璀璨的城市灯光,别有一番心情;秋天,特别推荐栖霞山,满山红叶美。如果你不嫌麻烦的话,可以去六合恋山和止马岭,恋山被称作南京“小呼伦贝尔”,这里夏天绿油油,秋冬天苍苍野茫茫,可以尽情享受郊野时光;冬天,我喜欢和朋友去幕府山,这里风景好看,山下就是长江,你一边在山上行走,一边可以欣赏山脚下轮船呜咽着从江里走过。

  当你从山上下来

  仿佛改头换面

  “我们回头望,来时的山路十八弯,就像回不去的人生;当你从山上下来,仿佛改头换面,洗尽铅华。”南京作家孙衍在自己的社交平台上,发了不少刷山的内容,他还使用了一个标签:“每周一山”。爱拍照、爱旅行、爱跑马拉松,孙衍每次都是自己一个人走进山里。既是放空心情,又在捡拾心境。

  “我之前爱爬紫金山,写东西遇到瓶颈时还会去玄武湖跑步。”当某种需求或爱好慢慢变成了习惯,一切就变得更为有趣了。刷山便是这种习惯。孙衍渐渐爱上稍远一些的行走,刷一些以往没怎么爬过的山,比如他常去的南京老山、幕府山,最近他还去了镇江焦山。

  在山里能发现什么?比如和古人刹那间的时空交集。焦山是镇江长江中的一座小岛,山虽不高,但林木蓊郁,如同一块碧玉浮在滔滔江水中。几个月前,孙衍去爬了焦山。他记得下山的路,山崖陡峭,崖下是滔滔江水,半路上可以看古人笔迹和楹联。于是他一边识读楹联,一边吹着江风,感悟着苏东坡来这里时,写下的诗词:“清晨无风浪自涌,中流歌啸倚半酣。老僧下山惊客至,迎笑喜作巴人谈。”“天际孤云来去,水际孤帆上下,天共水相邀。远岫忽明晦,好景画难描。”心中默默怀想古人,看见的也是同样的景象吗?

  老山则很有野趣。不久前,孙衍还来了一次老山里的“定点越野”,这其实缘于一次误打误撞的迷路。这个五一假期,孙衍放弃了热门的紫金山、吴家大洼等地,计划从老山狮子岭路上山,直奔兜率寺。结果那天,阴差阳错他先到了响堂。于是,决定从响堂边的鹰嘴山上去,翻过山就能到太平山,下到半坡再往上就可以抵达狮子岭。

  “上山的路并不好走,而且都是以前行山的人踩出来的。路越走越窄,到最后竟然没有路了。这时候,手机一点信号也没有了。”孙衍回忆,当时导航显示离大路并不远,不远处有老山隧道,车辆的声音此起彼伏,倒也让人觉得踏实。“当我折回到一个很小的岔路口,一群摩托车轰鸣着从山上冲下来,他们告诉我,从这儿上山就可以到达一条环山路。原来,这条路才是正道。”

  爬了半程,路上一度出现了野生动物,像一头不大的野猪,速度奇快地闪过,想抓拍下来都来不及。又走了很长一段路,才慢慢又出现了人影。虽然最后成功到达了狮子岭,但这一路的阴差阳错,他走了近20公里。这一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意外发现,或许这就是山的魅力:奋力前行,仔细辨认,探索前进的正确方向,最终抵达自己设定的终点,体会攀登的喜悦。

  幕府山在南京城北,准确来说算江南主城以北,孙衍屡次来到这里打卡。整座山连绵起伏,这里让很多徒步者感兴趣的是高低起伏的山路,以及最高峰处的“南京市平面坐标原点”。和紫金山不同,幕府山窄而长,适合行山而不是旅游。这里可以看见长江以及整个城市的天际线,孙衍很喜欢来这里,“春天的山上都是新鲜草叶的味道,裸露的岩石突出在半空中,可以遥想达摩一苇渡江时的惊心动魄。如今江边有了绿地,有了码头,有了邮轮,有了可供游客乘坐的直升机。”

  “在山里,你总是能发现各种各样有意思的人。”孙衍说。比如在清凉山跑步,就能遇到一位拉手风琴的老爷爷,拉得特别专注,看得出他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他还遇到过一位叔叔,一个人吹着萨克斯。在深山的某个角落,他还曾遇到过一位上了年纪的阿姨在唱歌,唱的是女高音。“在山上有很多这样的人,会觅得一个角落,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

  孙衍还曾经在紫金山里发现一处小湖,冬天有市民在冬游,旁边有个乐队在演奏。让人意外的是,他们的演奏竟然还很专业。“他们看上去都是很普通的人,不像是什么文工团的专业人士,却依然保持着这种热爱和少年心。”这让孙衍很感慨,“他们也许也有着曾经没有完成的梦想,但是仍在坚持少年时的热爱和愿望。”

  现在很多人刷山,是去拍照、拍视频发社交平台,但是孙衍是个纯粹的“反打卡主义者”。他说,多留点空白,这样才会有想一想的空间。“我更愿意在行走的同时,坐下来听大爷拉琴。”他说,“我们平时生活的交际圈是固化的,人人生活相似。而山里则是另外一个世界,在这里,我们去尝试从来没做过的事,可以学着慢下来,观赏一些生活之外的景观。”

  本报记者 顾星欣 实习生 陈昊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文脉】

  寻迹江苏老地名丨李白诗歌中藏着多少南京古地名

  文/姚顺忠

  南京,古称金陵,素有“钟山龙蟠,石城虎踞,帝王之宅”之誉。历代文人墨客都钟情于金陵形胜,留下众多歌咏金陵的诗词歌赋,使金陵在中国文学的历史长河中熠熠生辉。

  唐代诗仙李白对金陵情有独钟,他一生共留下一千多首诗歌,其中有50多首歌咏赞美金陵或与金陵有关,其中写到的南京古地名,有的已经湮灭在历史长河中,有的现在仍有迹可循。

  长干里

  长干行,又作长干曲,是乐府《杂曲歌辞》调名,原为长江下游一带民歌,内容多写船家妇女的生活。南京有长干里,即今秦淮河南岸雨花台至下长干桥一带。

  清代人所画的长干里

  早在秦、汉、六朝时期,南京长干里就是最繁华的地方。《建康实录》载,南京有大长干、小长干、东长干,并是地里名。小长干,在瓦官南巷,西头出江。不少长干里人以舟为家,以贩为业,使长干里成为全国著名的商业区和货物集散地。诗人李白从长江上来到长干里登岸,盘桓于这样的商业闹市,也许是一位美妇一低头的忧愁,立刻激起了诗人无尽的遐想,于是诗兴大发,千古绝唱《长干行》就这样诞生了。

  《长干行》有两首,其一写道:“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成就了后世“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两个成语。其二写道:“忆妾深闺里, 烟尘不曾识。嫁与长干人,沙头候风色。”把浓浓的爱隐藏在淡淡的怨语中,表达得淋漓尽致。

  凤凰台

  凤凰台在李白的诗歌中多次提到,这是个非常亮眼的地名。李白有《登金陵凤凰台》《金陵凤凰台置酒》等诗,足以证明当年的凤凰台是李白经常登临与朋友聚会的地方。

  《登金陵凤凰台》收录于《全唐诗》180卷,是李白诗歌中为数不多的七言律诗。李白与这首诗有个美丽的传说,据说李白出蜀仗剑远游,第一次到达湖北登上黄鹤楼时,本该诗兴大发,结果是“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登临凤凰台,面对眼前的长江,在黄鹤楼的那份憋屈油然而生,李白便与崔颢同韵写下了《登金陵凤凰台》:“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李白的《登金陵凤凰台》,与崔颢的《黄鹤楼》,应该称得上是中国文学史上登楼写景诗的双璧。

  《金陵凤凰台置酒》与《登金陵凤凰台》是姐妹篇,两首诗是不是在同一次登凤凰台时写就的,没有确切证据,但从诗歌内容和表达的情感看,两诗相距的时间不长,都表达了离开长安后的失落和报国无门的无奈,《金陵凤凰台置酒》表达的及时行乐的想法更为消极。“置酒延落景,金陵凤凰台。长波写万古,心与云俱开。”诗歌起首就交代了置酒的时间、地点,“落景”指夕阳的光辉,说明置酒的时间是在傍晚。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在金陵凤凰台上,面对大江,夕阳西下,三五知己,开怀畅饮,那是多么惬意的事。

  城西楼与孙楚楼

  《全唐诗》第178卷载李白《玩月金陵城西孙楚酒楼,达曙歌吹,日晚乘醉,著紫绮裘、乌纱巾,与酒客数人棹歌秦淮,往石头访崔四侍御》,这首诗的题目长达42字,是李白诗歌中最长的题目了。我们不用看诗的内容,就从题目看,就能看出李白在南京城真是玩疯了,在孙楚酒楼喝酒赏月、弹琴唱歌,玩了一夜加一天,快到傍晚时醉醺醺的,突然想起来去拜访崔宗之。

  孙楚酒楼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孙楚楼,据说是因西晋诗人孙楚曾来此登高吟咏而得名。有记载说孙楚楼在金陵城西北覆舟山上,九华山曾经叫覆舟山,如果孙楚楼在九华山,现在的九华山在南京城正北方,那么“城西”这个方位有点对不上。另外石头城在清凉山,在城西,李白醉眼蒙眬要去找崔宗之,而得到大家响应,说明孙楚酒楼离石头城应该不远。那么这里有两个疑问,一是孙楚楼究竟在不在覆舟山?二是孙楚楼与孙楚酒楼是不是一回事?很可能一家饭馆的酒楼名称叫“孙楚酒楼”也未可知。

  李白还有一首诗《金陵城西楼月下吟》,载《全唐诗》166卷,这是广为流传的一首诗,也多次被选入各种课本,还被作为各类考试的题目。各种版本注释“城西楼”就是“孙楚楼”, 这种解释很可能受“玩月金陵城西孙楚酒楼”字眼影响,认为城西楼就是孙楚楼,究竟是不是,有待进一步考证。不过从诗中“解道澄江净如练,令人长忆谢玄晖”的内容看,这座“城西楼”,确实是凭江观景的好地方。

  新亭

  李白《金陵新亭》载《全唐诗》185卷,诗歌开门见山写道:“金陵风景好,豪士集新亭。”“新亭”又名中兴亭,三国时吴建,故址在今江苏省南京市南。

  历史上关于新亭的典故记载很多,西晋灭亡后,从中原逃到江南的豪门士族、王公大臣,“每至美日,辄相邀新亭,藉卉饮宴”。《世说新语·言语》载,当时东晋一群豪士聚集新亭,“周侯中坐而叹曰:‘风景不殊,正自有山河之异。’皆相视流泪”。这就是“新亭对泣”的典故。周侯即李白诗句中“偏伤周顗情”的周顗,此公字伯仁,东晋时官至尚书仆射,袭封成武侯,成语“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也是他的典故。

  新亭紧靠长江边,是六朝时期重要军事堡垒,南朝国都建康的西南要塞。新亭临江位险,风光奇特,是一处风景名胜。唐代许嵩记载古代第一美男子卫玠被人“看杀”后就葬在新亭东。新亭一带,古代多寺庙。据《南朝佛寺志》载:晋孝武帝太元五年立新亭寺,宋孝武帝时改曰中兴寺,宋明帝时易名天安寺。随着时间的推移,新亭的这些建筑早已消失,但它的身影仍然可以到现在南京的新亭大街、新亭公园处寻觅。

  劳劳亭

  李白有两首有关劳劳亭的诗,即《劳劳亭》和《劳劳亭歌》。《劳劳亭》的创作时间,笔者倾向于为李白晚年所作,因为诗歌内容主要是伤离别。“天下伤心处,劳劳送客亭。春风知别苦,不遣柳条青。”

  古人有折柳送客的习惯,所以诗人用拟人手法说,春风知道离别苦啊,迟迟不让柳条出青。除了一个苦字,全诗再没有其他意思。《劳劳亭歌》也是如此:“金陵劳劳送客堂,蔓草离离生道傍。古情不尽东流水,此地悲风愁白杨。”几乎句句是离愁。

  劳劳亭,又名劳楼、劳劳楼、望远楼、望远亭、远望楼、临沧观,《辞海》对“劳劳亭”的记述如下:“劳劳亭在今江苏南京市古新亭南;旧说即新亭,误。三国吴筑,为送别之所。”

  “劳劳”,典出《孔雀东南飞》中的“举手长劳劳”,这句诗的语境是送别,后来“劳劳”成为古人的送别语。劳劳亭的具体位置众多历史典籍都有所记载,《景定建康志》载:劳劳亭,在城南十五里,古送别之所,吴置亭在劳劳山上,今顾家寨大路东即其所。《江南通志》载:劳劳亭,在江宁府治西南。

标签:
责编:顾志铭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受权.jpg
微信图片_20220608103224.jpg
cj.jpg
微信图片_20220128155159.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网上不良信息_00.png
动态.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