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报业网 > 江苏 > 医卫 > 正文
首页看点|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互联网+护理服务”如何叫好又叫座
2022/02/09 21:29  新华报业网  

  交汇点新闻开设的“首页看点”栏目,每天通过关键词,为您推荐最及时的新闻资讯、最重要的热点事件、最值得铭记的人和事。今天,我们推荐的关键词——互联网+护理服务。

  交汇点讯 随着人口老龄化程度加剧,慢性病患者和失能、半失能老人也与日俱增。近年来南京不少医院尝试推出“互联网+护理服务”,老人们在家里用手机发个微信,医护就上门提供鼻饲、灌肠、换药、换导管等服务,省去了老人频繁地跑医院的烦恼。

  按下手机键,护理服务送上门

  “嘀、嘀……” 2月7日上午,南京市锁金村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护士长邹燕和护士王琳,收到网约上门服务单通知短信后,两人稍做准备,就穿上马甲拎着治疗箱顶着风雪出发了。

  此次她们上门服务的对象是94岁刘爷爷。刘爷爷有慢阻肺,行动不便,吞咽功能也不好,长期使用鼻饲管进食,因此每个月都需要更换鼻饲管。进门后,两个人为刘爷爷察看、评估了身体状况,然后很熟练地为老人更换了鼻饲管。这是玄武区开展的“互联网+护理服务”一个镜头。

  刘爷爷老伴告诉记者:“上门服务护士整个换鼻饲管过程,非常温柔、耐心,而且很专业,省了我们大事了。感觉特别好!”

  按下手机键,护理服务送到家——网约护士已成为互联网时代医疗发展中重要的补充手段,尤其针对高龄或失能老人,提供了极大的方便。近年来,南京多家大医院和社区医院都开展了“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

  江苏省人民医院也是国内较早开展 “互联网+护理服务”服务的试点医院之一。该院早在2016年,医院在血透、脑卒中、糖尿病、肿瘤等病区开展了网约护士上门服务试点。慢病患者在家手机APP下订单,后台即可下单给护士到家中提供服务。

  后来,南医大二附院、南京鼓楼医院、江苏省中西医结合医院等医疗机构也纷纷推出自己的“互联网+护理服务”。

  2019年8月份,南京秦淮区率先启动由区政府主导的 “互联网+护理服务”服务项目,辖区内参加该项服务的首批医院有19家。由医院组织执业护士,采取“线上申请、线下服务”模式,为失能、半失能老人推出了10个上门服务项目,包括生命体征监测、留置/更换导尿管、物理降温、标本采集、雾化吸入、皮下注射及肌肉注射、氧气吸入、灌肠、鼻饲、血糖监测等。

  人口老龄化严重,上门服务需求量大

  2019年国家卫生健康委下发了《关于开展 “互联网+护理服务”服务试点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增加提供老年护理服务的医疗机构和床位数量,鼓励开展 “互联网+护理服务”服务新型业态,并将江苏省、上海市、浙江省、广东省等6省市作为 “互联网+护理服务”服务试点省份。

  据国家卫健委介绍,目前全国慢性病老人有1.5亿,占老年人总数的65%,其中4000万失能和半失能的老人,“互联网+护理服务”服务,主要聚焦在失能和半失能的老人的医疗护理的需求。

  江苏是全国老龄化程度最高的省份。至2020年11月1日,全省60岁及以上常住老年人口1850.53万,占总人口比例为21.84%,高于全国3.14个百分点。抽样调查显示,江苏60岁以上老年人患有慢性病比例高达77.4%,80岁以上高龄老人患慢性病比例达85.3%;全省失能、失智老年人超过135万人。因此在江苏推广 “互联网+护理服务”更有现实意义。

  针对老龄化严重,失能、高龄、空巢老人比例高现实情况 ,江苏省也出台了《 “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工作实施方案》服务的对象是出院患者或罹患疾病且行动不便的特殊人群,重点包括高龄或失能老年人、康复期患者和终末期患者等行动不便的人群。

  而与此同时,我国专业护理人员的数量严重不足。专家表示, “互联网+护理服务”有望放大护士的服务能力,医院护士为出院患者或罹患慢性疾病且行动不便的特殊人群提供在线或上门护理服务,是缓解当前老年慢病患者日益增多,而医疗、护理等资源相对紧缺的矛盾。

  老年人多是常见病、多发病、慢性病,没有必要频繁地跑医院排除、挂号等。互联网护士上门一对一服务,可以大大提高舒适性和方便性。此外,对出院患者或罹患疾病且行动不便的特殊人群,提供的一项优质高端上门护理服务,满足了群众多样化、差异化、个性化的护理服务需求。

  医方患方院方,实现“三赢”

  江苏省人民医院普外科造口师姚翠是医院首批取得 “互联网+护理服务”资质的护士之一,至今开展上门服务已经6个年头了。“医院先后进行了三次培训,目前取得上门服务资质的护士大约有200人左右。去年6月份到年底,我总共接了25单,平均每周3-4单。” 姚翠表示,去年和前年受到疫情的影响,接单量有所下降。

  姚翠告诉记者,每次两个人一起上门,病人大约需付费用300元左右。“这300元,一部分上交医院,一部分给与医院合作的信息平台,这样每个人到手的不足100元。” 姚翠表示,虽然个人收入不算多,但“蚊子腿上也是肉”,同时还锻炼个人的独立沟通、社交、操作的能力,“医院也把这项服务同评职称挂钩,在大力推广。”

  “互联网+护理服务”服务创新模式能够盘活现有资源,让有限的资源能够共享,不少病人家属给医院留言:这种上门服务太给力了,解决了老百姓的实际困难,希望在更多的领域、更多的范围推广。

  据了解,目前各大医院为了缩短病人住院日、提高床位周转率,减轻病人住院的经济负担,一般不会让病人住院太久。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一般外科手术后三天内对医院来说最有治疗价值,后面就是康复阶段了,治疗价值不大。这也为 “互联网+护理服务”提供了空间。

  一些大医院表示,开展“互联网+护理服务”并不是单纯地为医院、护士增加经济收入,这点收入对于大医院来说是“九牛一毛”,目的是延伸院外服务,提高医院的品牌美誉度,在竞争激烈的医疗市场中留住自己的“份额”。可谓对病人、医院、护士实现“三赢”。

  看似简单上门服务,背后是观念改变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互联网+护理服务”这一看似“三赢”的好事,其实近几年来各家试点医院开展得一直不温不火,远远没有想象的那么火爆。原因何在?

  南京秦淮区夫子庙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孙欲光副主任告诉记者,上门服务多是“二对一”服务,再加上上门路上花费的时间,会占用大量护理人力资源。“尤其是去年和前年的疫情,既要下社区做核酸采样又要到隔离酒店服务隔离居民,根本忙不过来。这样情况下,医护还要抽自己时间上门服务,显得有点力不从心。”

  另外,《“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工作方案》要求护士应当至少具备五年以上临床护理工作经验且要有护师以上职称才能从事 “互联网+护理服务”工作。提供专科护理服务的,要取得相关专业市级以上专科护士培训合格证书。而这些护士往往是医院里的骨干力量。

  “受疫情影响,接单量下降只是一方面。” 孙欲光表示,每次上门服务收100元服务费,其它耗材按照成本另收,总费用大约要200-300元,但这是病人全自费项目,医保不报销。有些困难老人家庭觉得贵、消费不起。孙欲光说,2020年他们共上门服务80多单,去年只有40多单。

  “与其让子女打车把老人接到医院,再一遍遍楼上楼下折腾地排队、挂号、缴费啥的,花个200-300元买个服务上门,我觉得是值得的。”姚翠表示,这是个消费理念问题,许多老人还没有“花钱买服务”概念,她上门服务的几位老人,多是高收入家庭老人,还有的就是子女为老人买单的。

  对此,南师大退休老教授张爷爷的儿子深有体会:“我爸爸80多岁了,前阵子跌倒骨折,在医院做完手术后回家康复,但仍然每周要去医院换药。每次去医院,我都得向单位请假,老房子没电梯,然后我还得再找人把老爸抬下楼打车去医院。操心、费事,付出远远不止三四百元钱。现在有了上门服务实在是太好了,解决我一大心事。”

  走远走好,还有这些“拦路虎”待解决

  江苏省护理学会吴金凤理事长介绍, “互联网+护理服务”才在我国起步几年时间,相关法律法规缺失,配套制度亟待完善。国家的政策是鼓励有条件的医院大力开展“互联网+护理服务”,具体怎么开展没有现成的模式。

  医保认为“互联网+护理服务”的目标人群是经济条件好、病人不方便去医院的群体,因此属于“特殊服务范畴”,不是大众普惠性的服务。虽然目前社会需求量大,但真正能享受到这一服务只是少数人。有的医院采取“变通”办法,让病人家属拿着医保卡到医院先到交完挂号、换药、换导管的相关费用,然后医护再上门服务,这样两全其美。

  服务价格收费也缺乏统一权威标准,比如,同样是上门监测新生儿黄疸,有的医院每次收费60元,有的则收200元。有的医院对上门服务路近、路远的,上门服务费都一样,等等。此外,上门护士的医疗安全问题无法得到监控,容易存在安全隐患及医疗风险。有资料显示,美国每年200万人次的感染中,有1/6是接受上门医疗服务所致,接受上门服务的患者有医疗不良事件经历者占13%。

  还有业内人士指出,同在医院工作相比,护士上门服务,工作地点和工作环境都发生了变化,护士上门服务时间、对象、地点不固定,有一定人身安全风险,这也是一个顾虑。目前,南京多数医院为保证护士人身安全和病人的合法权益,护士从进门服务那一刻起,就通过佩戴的移动视频终端全程定位、全程留痕。还有专家建议给上门的医护人员购买保险。

  有关业内人士认为,要确保“互联网+护理服务”服务走远走实,还要进一步出台更多实施细则。再比如,对上门服务后收费难、有违反相关法律法规、不良行为记录服务对象应当建立“黑名单”机制。此外,不同地区、不同级别的医院,应当结合实际供给需求,发挥市场议价机制,参照当地医疗服务价格收费标准,综合考虑交通成本、信息技术成本、护士劳务技术价值和劳动报酬等因素,探索建立价格和相关支付保障机制。

  新华日报·交汇点记者 仲崇山

标签:
责编:郑亚群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read_image_看图王.jpg
wzl.png
报业网书记头像-许昆林.png
受权.jpg
微信图片_20220608103224.jpg
cj.jpg
微信图片_20220128155159.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网上不良信息_00.png
动态.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