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报业网 > 江苏 > 文化 > 正文
淮剧名家陈澄:舞台上的角儿,直播间的“网红”
2022/04/06 21:27  新华报业网  

  “我是把直播当作事业来做的!”这个月,江苏省淮剧团著名淮剧表演艺术家陈澄在抖音上的粉丝超过了11万,热度还在蹭蹭上升。不久前,她翻唱的淮剧版《神女劈观》在B站上大热,引发“弹幕遮脸”盛况,成为今年互联网上的一部现象级作品。作为“梅花奖”“白玉兰奖”等一系列大奖的得主,这位从传统戏曲舞台上生长起来的淮剧名家,如今娴熟地面对镜头,走上云端,开辟新的文化阵地,拥有了更多Z世代的戏迷。不久前,记者对陈澄进行了专访,请她讲述自己关于“上播”的那些乐与悟。

  记者:陈老师,我数了一下,2022年来的这3个月,您的“淮剧陈澄”抖音号已做了二三十场直播,最近都和大家聊些什么呢?

  陈澄:这段时间正好遇上疫情,我们所有的线下演出从正月十六一直到现在都按下了暂停键。这些天,我在家白天看词复戏,周五、周六和周日这三天晚上用来做直播。

  跟大家聊的段子,我都会事先设计,尽量每天有新意。比如我昨天以讲故事的方法来推送淮剧唱腔,将淮剧的主要调式推介出去。今年恰逢著名淮剧表演艺术家筱派创始人筱文艳大师诞辰一百周年,我在直播里陆续推出筱派系列名段,以此方式致敬经典。还要兼顾到我父母的戏迷,聊一聊他们的故事,唱几段代表作。我还会反串一下,让戏迷有些新鲜感。另外,还要兼顾B站来的观众,于是我专门唱了一段《神女劈观》。直播间戏迷多时,我还会教大家唱上几句。有时还要兼顾别的剧种,偶尔还要连线做点互动。直播中,理性跟感性要结合,不能是死板板的课堂。

  记者:您是什么时候开始考虑做戏曲直播的呢?

  陈澄:我是从2017年开始试水的。那时抖音刚刚开始全民化,我发现这样的新媒体网络平台可以直观地跟观众交流,老百姓参与度高。一开始,我尝试把剧团的化妆、服装和后台挂出来,为大家普及一下传统戏曲的服装、穿戴、乐队等一些相关小知识,大家都觉得挺有意思。

  戏曲是角儿的艺术,以前大家更多会关注舞台上带有光环的主角。现在,我们可以通过直播,让大家更深层次地了解传统戏曲的台前幕后,知道一部作品在台上展现,幕后需要有这么多不同部门的配合呈现,需要这么多人做着辛苦的工作。这样的普及过程,同时也是在传递传统戏曲行业里的工匠精神。

  记者:2020年受疫情影响,很多传统戏曲开始尝试和“云端”结合,当时您做了哪些新尝试?

  陈澄:碰上疫情,我们用文艺的方式为全民抗疫鼓劲,责无旁贷。前年的抗疫文艺创作,我们在江苏也属于启动得比较早的,大年初五作品就出来了,我和先生陈明矿连夜在家录制。后来,央视征集抗疫歌曲,我们这部作品也被征集进去进行集中展示了。

  那时候全民宅家,能做什么呢?我觉得一定要把新媒体的手段用起来,既能支持抗疫,还不搁置专业。演员这种职业,你一天不练自己知道,一年不练外行肯定也知道了。当时我们好几个月不能集中排练,也不能跟观众见面,怎么练呢?你不能只在自己家里一百多个平方米的地方跑圆场啊!碰到疫情了,我感觉不光是抖音,其他新媒体平台都是可以利用起来的,比如说将成品剧目在微信朋友圈里推介出去,大家在朋友圈里面互相转,这也是一种很好的传播方式。

  记者:对于传统戏曲人而言,自己做新媒体直播,从技术上来说是一项比较大的挑战吗?

  陈澄:我现在有声卡、小型调音台,还有补光灯、话筒。刚开始我们在网络上定制了一些专业的音频设备,当时不怎么会,就到处取经,然后自己调试。一开始我跟我先生陈明矿两人一起鼓捣,今天试了不行,明天再试。为了试验效果,先生就用另一个手机进直播间。后来我们又把音响老师也拉进来,一块上线听调试效果怎么样。就是在这样的过程中,把技术全部弄到位,明矿几乎成了“监制”。

  有哪些淮剧人开直播了,我会去感受一下。另外,也会向全国其他剧种比如越剧的直播取经,我会宅在直播间里当观众,有时候也飘飘红花鼓励鼓励,告诉这些艺术家,“我来学习了,我来看你了!”再互相点个关注,有时候线下也会沟通。后来我形成了固定的直播模式,比如说周五周六周日直播,会把预告打出来,让网友形成惯性。

  记者:很多戏曲人直播是以唱为主,但是我发现你却跟网友有很多的互动,还经常“连麦”。做线上直播这几年,有没有总结过,网友们喜欢什么样的直播?

  陈澄:我会讲一些从艺经历,聊一聊我从艺过程中学的段子。讲到什么时间段,我会推荐哪一段唱腔,让他们感觉到“喔!这段唱腔她那么小就会唱了!”然后我说不定还会放一段过去的老录音,让大家欣赏一下。有时候我也会在直播间提问一些戏曲小知识,比如古代为什么要走圆场?网友们打字回应,各抒己见。有的人答对了,我鼓励一下,可以点我一段唱腔,不会的我就普及一下知识,讲给大家听。有时候我会教指法,兰花指是什么样子?大拇指跟中指捏在一块,食指、无名指、小拇指跟中指拇指是相反方向,一个是往里,一个是往外,所以就形成了兰花状,这样演示很直观,我在镜头中教,网友感到很有兴趣。另外我也会跟大家聊怎么唱,比如唱腔一定要用说话的感觉唱出来才好听,“为唱而唱”就很不高级。

  我是把网上传播当成事业来做的,而且是以培养网络戏迷、开拓青年人戏迷队伍为目标。网络上有很多大学生,看到我在给他们详细解释,原来这种底彩是这样画的,这个头套是这种人物才能用的,他们就感觉戏曲不光是看戏,其中的门道太多了,在更加系统地了解以后,就更想进入剧场去看戏。时间长了,他会成为传播戏曲的一粒种子。

  记者:看了您几场直播,发现您有一些“私房话”会跟网友分享,比如讲述一些自己的学艺经历以及父母的演艺生涯,都很给人启发。跟大家聊这些内容,您是怎么“选材”的呢?

  陈澄: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喜欢来看我的直播,是因为我在网络传播中试图在传递一些精神层面的东西。比如说我会讲自己的从艺经历,我的师父和父母亲在内的这辈老艺术家们,是怎么引领我们晚辈的。还有我在学戏几十年过程当中的坎坷小故事,我是怎么去克服困难的。跟青年人的交流过程当中,其实是传递了我们对于人生社会的看法和体验,也许会让他们产生一些共鸣。人生不如意七八九,如意的也就一二三,如何把一二三最大化,关键就是在生活当中积极的态度。

  我从二十几岁开始就陆续获得很多国家级奖项,但实际上我的获奖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的。我会用小故事告诉大家,我也曾经坐过六七年冷板凳。但是我耐住了寂寞,在这六七年里丰富了自己的技艺,所以才有了后来的《祥林嫂》。曾经很长一段时间,戏曲不景气,也有些人为了生计当了“逃兵”。所以我跟大家讲,怎样面对寂寞很重要,在甚至于生活都觉得窘迫的境遇中,你怎么坚守、怎么去丰富你自己。

  突破自己很难。看似我出生于艺术世家,好像平地起高楼,但反过来讲,我父母的艺术水准在那里,我们这一辈又怎么去继承和创新呢?一提到陈澄,人家能不能把大拇指竖起来,这个大拇指好竖吗?不好竖的,因为人家会拿老一辈的人去跟你比,会把你“比死”。所以我在网络上做了一系列传播,让更多人看到我们淮剧人的精神层面是怎样的,我们是怎样来接这个班的。

  记者:最近很多青年网友都在关注到您翻唱的游戏《原神》的歌曲《神女劈观》,这首歌非常火爆,能不能讲讲它幕后的故事?

  陈澄:B站“中华淮剧”账号专门做一些高质量的小视频来推荐淮剧,当时他们请我唱一段《神女劈观》,我开始是不积极的,但那些青年戏迷劝我:《原神》很火啊,这款游戏的流量特别大,你试试看,唱出来肯定受欢迎。

  其实我并不是第一个翻唱《神女劈观》的,全国第一个翻唱的戏曲名家是粤剧曾小敏,当时除了广东粤剧,还有评剧翻唱,以及京剧梅尚程荀四大流派的翻唱都出来了,还有唢呐版本也有了,我就怀疑我这个淮剧版本到底能有多少流量?哪知春节前播出,几天就一百多万播放量,正月里就超过了两百万。我先生陈明矿回来说,“乖乖,不小心我们家出来个网红啊!”我说什么网红?他说你还不知道啊,你快看看B站。我一看,天啊!弹幕遮脸,好多年轻人评论。我们这几位翻唱的戏剧演员被网友叫作“国家队”,后来我们一起连网来直播,那天直播间涌入14.78万人,好壮观啊!

  记者:这两年,通过一系列推广性实验后,您有没有切身感受到,对传统戏曲感兴趣的青年人越来越多了?

  陈澄:我充分体验到了!这次在疫情前,很多网友冲着我大年初十演的《祥林嫂》来的。那天后台来了一波又一波,都是95后、00后青年人,他们来自全国各地。我自己的徒弟也是90后,当时目瞪口呆,说怎么这么多青年人都跑来找我家师父?他们送来了蛋糕鲜花,对我说要看活的“女神”是啥样,看看你平时的样子,说要抱抱,还带了一沓沓我的照片要我签名,我问为啥要签这么多?他们说我们不少戏迷朋友不方便过来,一定要把签名照带到。我当时很感动,说明唱《神女劈观》这一段真的值了。

  新华日报·交汇点记者 顾星欣 实习生 赵文珺

标签:
责编:纪树霞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read_image_看图王.jpg
wzl.png
报业网书记头像-许昆林.png
受权.jpg
微信图片_20220608103224.jpg
cj.jpg
微信图片_20220128155159.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网上不良信息_00.png
动态.jpg